Eriol

2010年04月20日 11:16

“你从JUMP毕业了吗?你从CLAMP毕业了吗?你从腐女毕业了吗?我一个都没有!”



标题:Eriol
CP:库洛·里德 X 艾里欧
原文:http://www.fanfiction.net/s/221832/1/Eriol

(斜体字的部分在原文里为日文,感谢小喵。)
Eriol

一条逶迤而昏暗的走廊。房子有三层楼——或许更高?他不记得了。长长的楼梯在他身侧展现开来,每边各有一道。但他并没有走上去,而是任由双脚把他引领向位于前方的那个巨大黑暗的门厅。在他经过的时候,挂在胡乱糊就的墙上的那些煤油灯突然亮了起来,明亮的黄光刹那间充满了整个走道。他不由自主地闭上了眼睛。就在那时,一个声音从某个地方倏地冒了出来。那声音究竟是来自他的前方,抑或后方?是头顶,还是自他身体里面?他说不上来。

过来。那声音这样说。

他在光线里眯起眼。一个细小的、吱吱嘎嘎的声音响了起来,就好像是用钥匙打开一把古旧的锁。

声音再次说道。过来。


他猛地睁开眼。天花板是一片深浓的、灰暗的阴霾,就像他此刻的大脑。他知道他刚才一直在做梦,可是不管他梦见的是什么,它们都已从他的记忆里溜走了。他重新闭上眼,有那么一瞬间,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丝微弱的回忆:脚步声,迷雾,昏黄的灯光……

然后,一声模糊的钝响从隔壁房间传来。他知道他父亲起床了。

他打了个呵欠,伸了伸懒腰,从床上爬了出去。

清晨。

冰箱上贴了张小字条,看样子,是什么人慌慌张张离开这所房子之前写下的。这张简短、仓促而又潦草的字条上写了她要走。的确,房子空荡荡的,她的鞋子也不见了。

再见吧。字条是这么写的。

他睡眼惺忪、狼狈不堪地抬头看着他的父亲,接着疲倦地将字条举起来,对着光,使劲盯着看,就好像要从这潦草的字迹下面解读出某种神秘的讯息似的。

“妈妈走了。”他说。他的父亲微微绷起了脸。

一阵柔软的微风吹起了窗帘,阳光从罅隙中溜了进来,在窗子、地板和桌椅上留下浅黄色的印迹。接着,微风平息下来,窗帘恢复了死气沉沉的模样,在墙上映出了昏暗的影子。昨晚有人忘记关窗了。

他换了只脚站着。他的父亲走到窗前,若有所思地注视起外面的什么东西,或者那里什么也没有。

“妈妈走了。”他重复道。他父亲点点头。

“是的。”

“而且她说,她不会再回来了。”

“不会再回来。”

“那,要我去做早饭吗?”

“不。”他的父亲终于转过身来,走向他,慈爱地揉了揉他的头发,“不,我来。你准备一下去上学吧,我会打理好一切的。”

他很困惑,“你会把蛋煮爆。”

头顶上的手掌停顿了数秒,“这次我会小心的。”


猫。

他停下了脚。一只猫拦在路中央。

那是一只很小很小的猫,深灰色,长着黑色的胡须。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除了每次,当它经过树木或者篱笆的阴影的时候,身上的颜色似乎会出现古怪的变化——带上一点儿蓝灰色。

他注视着它优雅地踱过一棵枝繁叶茂的老橡树所投下的斑驳的树影。在他周围,行色匆匆的人们风一般经过他的身边,赶着去上班或者上学,完全没有注意到一只会变色的猫在清晨的阳光中时隐时现。他知道他也必须赶紧去上课了,但是那只猫在阴影里坐了下来,慢条斯理地洗起了脸。那条天鹅绒般光滑的舌头清理起显赫的蓝灰色皮毛的场景,是那样的迷人,以至于他把书包放到了一边的人行道上,然后蹲下身,朝它伸出了苍白的手掌。

“过来。”他说。

猫儿不理他。

“到这儿来。”他坚持道。

“猫不会过来,如果你这样叫它们的话。”身后突然响起了一个尖细的声音。

他抬头,看见一个高个儿长发的女生,穿着高中的制服,手里提着书包,她正以一种毫不掩饰的好奇心注视着他。

“那你是怎样叫它们的呢?”他问。

她耸耸肩,“你只要坐在那里等,它们自己会过来的。”

他皱眉,推了推鼻梁上架着的眼镜,“那不是真的。”

“你怎么知道那不是真的?”

“就不是真的。”他回道,觉得有点气恼,“你叫它们的时候它们才会过来。”

“猫不是这样。”她说道,心不在焉地摇晃着肩膀上一绺散开的头发。她有着栗褐色的头发,长长的垂过肩膀,被编成了麻花辫,底下还扎着红色的小蝴蝶结。她的眼睛也是栗色的。她正好奇地看着他,带着宠溺的味道,就像一个大人看着一个小孩在摆弄自己最喜欢的玩具似的。

他站起来,挑衅一般挺起肩膀。即使如此,他也只比女孩的腰高那么一点点。“那么,要是你不该把猫叫过来,你又怎么让它们过来呢?”

她歪了歪脑袋,“你没听到我说的话吗?你等着,它们就会过来的。”

“可那样很傻。”

“什么很傻?”

“等待。”

她的嘴角浮起一丝微笑,“可是你瞧,这很值得。”

于是她竟然真的蹲下身子,等着。

猫儿抬起头,眨了眨明亮的琥珀色眼睛,然后它慢慢地、下定决心似的,挪到了她的身边,用脸颊蹭了蹭她等候着的手掌。


图书馆。

他抬起头。图书馆空荡荡的,除了他自己,还有身后的管理员。他好像在修什么东西。

他无精打采地捻弄着摊在膝头的一本厚厚的精装书,脑袋靠在高高的架子上,一股熟悉的霉味飘了进来。这是他最喜欢的避难所:在废弃的图书馆里的一个小角落,被各种各样的书包围——地理、历史、数学、自然、音乐、艺术……

他翻着那些由于年代久远而澄黄发脆的书页,就像用指尖在触摸某个人的皮肤。真奇怪,那些纸张竟然像是有生命似的,温暖,并且微微呼吸着。他想起不久之前他的父亲曾告诫过他的话——你读得太多了,你花了太多时间在你的书本上,这样下去你是交不到多少朋友的。

朋友。

一幅画面闪过了他的脑海:一个高中女生对一只蓝灰色的猫招手。想起早上的那一幕,他露出了微笑,手指沿着书脊缓缓向下,摩挲着上面的褶痕。这是一本日本民间故事的集子,已经在被人遗忘的角落里躺了很久。他记起曾经读过类似的书,不过这本书是不一样的,因为是用日语写的。他的视线沿着上面那些陌生的字符向下,想要弄明白在那些优美的曲线和墨迹究竟是什么意思。这是他父亲的语言,而且,就像别人惯常以为的那样,也应是他的语言。但是不管他怎样翻来覆去地盯着书,他也看不懂里面的任何一个词。

没有关系。他继续努力。

这是一个舒适而温暖的早晨。阳光从敞开的窗子里照进来,一半落在他的头发和肩膀上,一半照在膝盖上的那本书上。他抬起头,一小缕一小缕的尘埃在光线中飞舞。他伸出手想要抓住一撮,但它们散开了,够不到。

日本。很难相信由于有着父亲的血缘,他也是那个神秘的国度的一部分。对他来说它太遥远了,太不真实了。他的父亲对他说起过穿着和服的女人和她们手中的阳伞,装在粗糙灰色茶罐里的绿茶,春天飞舞的樱花和秋天的金红交织的落雨,还有更加……还有语言!他的父亲几乎不怎么讲日语,但他讲起来的时候,那声音,就像是一首柔软的、轻快的摇篮曲。

他闭上眼睛,让父亲的声音从幼时的记忆里漂浮上来。

你想让我给你讲故事?听好啦,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遥远的地方,住着一个叫做太郎的人。太郎每天辛勤劳动,但运气不好……

接着父亲喃喃声变成了他在梦里听到过的那种安静的、低沉的语调——有一天,太郎向观音菩萨祈祷,‘希望能有好事发生,请帮帮我——

上课铃响了,他猛然睁开眼。

他匆忙跳起,膝上的书乱糟糟地掉在了地上。他低声嘟囔着对不起,把书捞起来放回了原先的架子上,然后转身向教室跑去。


水。

水,闪烁着银光,从龙头里流泻而下。他将手指探入丰盈透亮的水流,掬起一捧,一饮而尽。有几滴快乐地流到了他的下巴和胳膊上。他并不介意。他渴极了,而水是那样的清凉、新鲜。

他直起身,用手背擦擦嘴,然后弯下腰,接起更多的水,让它们亮晶晶地从手边流下,从指缝里滤过。

他记起了一些事,关于水的事,他能轻易让水按照他的意愿流动,就像魔法一样……他停下来想了一会儿,可他越是想要回忆那些关于水的细枝末节,就越是想不起来。

他松开手掌,让水流走了。

命运。

那棵橡树依然站在同一个街角,不过却哪儿也找不到那只猫了。

他觉得有些失望,便慢慢往回走,但是有人叫住了他。

“嘿,你!”

他转过身。是早些时候的那个高中女生,手里正抱着那只蓝灰色的猫。

“嘿,”她说,“没想到能再见到你。”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所以只是点点头。

“总之,”她说着,换了一只手抱住猫,“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吗?”

“你是说,猫……吗?”

“是的。”

“我当然记得。”

“你想再试试吗?”

“试什么?”

“等待。”

他耸耸肩,“好吧。”

于是她弯下腰,让猫儿从怀里跳下来,他蹲下身子,发现自己正盯着一双琥珀色的眼睛。猫儿也同样怀疑地、长久地回望着他。

他犹豫不决地微笑着,但是猫咪始终没有动。

终于他叹了一口气,认输。要是你不想过来,就不用过来了。

它眨了眨眼。就好像突然之间做出的决定,它径直朝他走来,往他的膝盖上蹭了蹭。

“哇哦,你看见没?”女孩得意地笑道,“瞧,它喜欢你。”

克制不住内心的欢喜,他也朝她露出了羞涩的微笑。

然后他弯下腰,贴上了怀里那堆柔软的深色皮毛,他感觉到猫儿正咕噜咕噜地蹭着他,像在对他说日安。


梦。

梦。

同样的梦。

他正站在一扇巨大的木门前面,想知道门的另一边有什么样的东西在等着他。

门吱嘎作响,缓缓打开。同样的熟悉而低沉的声音传了过来。

过来。


“过来。”他对自己重复道,意识到自己现在可以听懂了。

他推开门。这扇笨重的家伙发出了可怕的呻吟。房子很古老,十分古老。

思想开始缓慢归位。昏暗的房间,天花板上的枝形吊灯,空空的壁炉。房间的中央,有一张红色的高背扶手椅。

而椅子上,坐着一个男人。

过来。男人说道,他瞪着他。

他看上去有四十岁,有着长长的黑发,在脖子上扎成一束,垂到背上。他的黑色的眼睛在镜片后面散发着明亮的光。他还穿着样式奇特的长袍,由淡蓝色、银色和黑色的丝线交织而成,仿佛能流动一般。

你是谁?他问道。男人不为觉察地微笑了一下。

我们终于见面了。

你是谁?他坚持着。男人没有回答,而是从椅子上站起来,缓慢地走到他跟前,微微弯下腰,朝他伸出一只手。

那么,我们走吧?

他张了张嘴,问他:去哪儿?

去一个能帮你全部想起来的地方。

想起来?

往事之路。他再次露出了微笑。不会太长。

但你是谁?

我就是你。而你是一半的我。

他睁大了眼睛,但是手已被男人紧紧抓住。他不情不愿地被拖向门外。一阵耀眼的、不可思议的光芒笼罩下来,他张嘴开始尖叫——


然后天亮了。

在微弱的晨曦里,一个男孩从床上坐起,踢开了被子。他沉重地喘着粗气,颤抖的双手死死抱住脑袋。

“月。”他嘶哑地低语道,“克鲁贝鲁斯。卡。香港。李。友枝。藤隆——”

他的眼中渐渐浮起了泪水,“我,库洛·里德。”

他紧紧抱住膝盖。然后,毫无预兆地放声大哭起来。他哭得像个孩子。他曾经是个孩子。而现在不再是了。

十一年的人生到此终结。

而历经千年的生命,刚刚开始。


尾声

他和其他学生一样穿着同样的制服,头顶戴着帽子,身上背着书包。他沿着长廊走去,顺从地跟着前方的老师,后者停在教室门口,拉开了门,示意他在外面等。

“早上好,同学们。”他听见老师说,所有的学生响亮地齐声回答他。

他在背后交叠起双手,耐心地等待。

“今天我们有一位转校生。”老师宣布道,然后,他朝他点点头,“你可以进来了。”

他走进教室,对着底下那一张张热切地注视着他的小脸微笑。这个举动立刻引起了一阵兴奋的低语。他们也纷纷对他报以微笑。这个班的人们可真友好啊。他想到。

老师转过身,在黑板上写下他的名字。现在轮到他鞠躬了。

“我是柊泽艾里欧,很高兴认识你们。”

窗外天色阴沉,乌云密布。但是一会儿,云层破了开去,阳光透过窗子照射进来,映出了一个棕发绿眸的女孩的明亮脸庞。

他凝视着她。

她也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带着一股好奇的神情,就像人们初次见面时那样。

但他已经知道她了。他一生都在了解她。

是小樱。那个声音说道。

他看着她,微微一笑。


End.

AN:艾里欧遇到的女孩和猫是斯比奈鲁和露比的原型,原本我想写写他们是怎么被创造出来的,不过出于某种原因没写出来,所以……
日本民间故事取自「わらしべ長者」(稻草芯的百万富翁);从我的读者那儿听来的故事。^ ^

感想:
1.猫好萌ToT
2.这家伙可真像,教授与哈利的合体啊(咦


留言

  1. 莲花貓(俺是横着爬的某牙猫……[←这是神马 | URL | -

    自由什么门的果然好用T.T翻过来了终于……

    CCS好怀念。=v=
    艾里欧果然很像哈利XD
    和库洛同时出场,还真是微妙啊……
    艾里欧好像总是很辛苦呢>.<

    翻的很美^ ^MUA杆子~

  2. | URL | LkZag.iM

    嗯,自由门超牛逼啊,还能看油管XD
    小孩子真不容易呢,=w=
    回MUA~

发表留言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gwynofar.blog126.fc2blog.us/tb.php/97-a4a421c9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