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诺|却话巴山夜雨时

2010年07月17日 14:10

标题:Bide Thee, Night
作者:yuuago
原文:http://www.fanfiction.net/s/5774377/1/Bide_Thee_Night#

授权书↓
234ee.jpg
却话巴山夜雨时


窗外夜色深浓,大雨倾盆而降。雨水冲刷着街道,在电灯的烘托下泛着一种油腻而平滑的光泽。挪威站在窗边,凝视着倾注在排水沟的雨滴沿着屋檐顺流而下,发出嘈杂的声响,而后在窗子上凝成珍珠似的形状。不时传来隆隆的雷鸣,伴随着闪电划破夜幕。

挪威叹了口气,把额头搁在窗子上,享受玻璃接触皮肤所带来的冰凉触感。他长久地谛听着窗外雨声的断奏。在那天的早些时候,他一直以来等待了数十年的那个时刻终于尘埃落定。和平分手。这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新的处境。他与瑞典的联盟即将走向终结。距离那根无形的纽带将他俩的手腕绑在一起的那一天,正好刚过第九十个年头。而现在,纽带就要崩解了。

很好。挪威思忖道,深深地吸了口气。很好。他口中反复念叨着这个单调的字眼,手指则沿着窗台上的木纹来回地描摹。他在这座房子里消磨了太长的岁月。距离联盟缔结的那一天,也已经过去了很久很久。他一开始就并不热心于与瑞典的结盟。那时候他本可以暂时回避这一切,惬意地呆在自己家里,而他也确实这么做了。那段短暂的自由时光最后还是任由强烈的孤独感一点一点侵蚀而消亡。在拒绝结盟的日子里,他如牲畜一般任人宰割。然后,他被绑了回来,之后每一次反抗和逃亡也会遭到——抑或已经遭到了同样的待遇,直到今夜。契约结束了。他要走了,不会再回来。

屋内的灯光将窗外的夜色衬托得更加幽暗,在这种对比之下,他几乎无法透过玻璃看见什么东西。视野的大部分被自己鬼魅般的身影所占据,亮晃晃的灯光把窗子变成了一面凹凸不平的镜子。他用指尖描绘着脸庞的轮廓。当他意识到自己看上去是那么苍白而又心绪不宁的时候,他皱起了眉。这一定是灯光在作怪。他努力不去想自己为何会站在窗前,不去想自己其实根本没在看雨,虽然这对想要看看夜景的人来说,是个绝好的借口。他试着说服自己不要钻牛角尖,不要去想身后的灯光在把黑暗驱散的同时,也将自己——或者仅仅是自己的剪影——袒露在整个世界的面前。在灯光的投射之下,从外面的街上就能看见他在等人,虽然如果问起来的话,他一定会否认。

你在等他。他自言自语道,在这个想法侵入脑海并且浮现出来的那一瞬间,他抿起了嘴唇。虽然可以把自己的思路拧向别的方向,但是他却没有办法原谅自己确实在驻足等待。他一直俯视的不是雨,而是下面的街道;他想要看到瑞典归来的身影:高大、沉默,在倾盆大雨中浑身湿漉漉地滴着水。他无法原谅这样的自己。

挪威再一次将前额压到了玻璃上,然后呼气,他喜欢这种冰凉的触感。他在窗上凝结的水珠和灰尘之间画出一道发亮的痕迹的同时,突然想到,不管他自己在这件事上有什么样的想法,瑞典总归是另一回事。那个人是个不错的同伴;虽然很少见,不过在他难得开口说话的时候,他们也有过愉快的交流;他喜欢跟他一起度过那些宁静而散漫的时光,譬如在午后分享咖啡,交换情报;又或者,在傍晚的小街上步调一致地散步,肩并肩地沐浴在夕阳的余晖里,沐浴在清凉的空气里,直到落日,直到夜深。

他是个好朋友,也许还不止。但是挪威拒绝承认,数十年来他从未想过这个念头,甚至从未让那个字眼进入他的脑海。别的东西可能偶尔会滑过他的大脑,但是,就算他回想起这些年来,他们共同度过的漫漫长夜所带给他的慰藉的时候,他也绝不让自己想到那个字眼。他想起那些夜晚,想起瑞典伸过来的手掌温暖却带着伤,想起他的嘴唇把他吻得青紫,想起他们赤身裸体,在结冰的空气里瑟瑟发抖。不管这些回忆有多么美好,他也不会想到那里去。在那些不眠之夜,他们抚慰着彼此的孤独,用手指,用唇舌,用柔软的耳语,那是他们谁也不曾再说过的,古老的,古老的语言。

挪威咬住了嘴唇,深呼吸,然后屏住。他告诉自己,这一切就要结束了,所有的一切,就在明天早上。毫无疑问,等到他们之间的羁绊被切断,两个人就会头也不回地走上各自的路。他们在一开始就定下了那个协议,谈话都是私下的,这个决定与旁人并无关系,而他们也不会再去改动什么。

挪威下一次把目光向外移到街上的时候,他看见瑞典从街角走来。几分钟后他便出现在了门口,然后进来,抖抖靴子,脱下外套。挪威叹息着拉上窗帘。他不愿朝他走过去。

但马上,他便觉察到一对修长的手臂滑上了自己的腰际,将他拉了近去。他的嘴唇轻压在他的脖颈上,湿漉漉的头发蹭着他的皮肤,让人发痒。挪威颤抖着转过身,主动攫住了瑞典的吻,品味着那里的触感和对方由于他的突然举动而发出的无声的惊叫。他将手臂缠绕在瑞典肩膀上,烧红的脸颊紧贴着对方。挪威努力把先前的那些想法从脑子里赶走。就让今晚一切照旧吧。挪威对自己说。如果瑞典问起他,为何他的手抖得如此厉害,他也不想告诉他实话。

在那个雨水茫茫而下的漆黑的夜晚,他如数咽下瑞典的亲吻,就仿佛一个干渴的旅人,不知自己的舌头何时能再次接触到水源般地反复品尝着它们。而后,他们相拥而眠,他却毫无睡意,这个男人对他而言不止是朋友。他祈祷黑夜不要消逝,因这黎明将加速他们的离别。

fin.


留言

  1. charlieinoni | URL | -

    翻译好棒!
    虽然没看过原文但是真的美死了呜呜呜……刀口刀
    ……路过的典诺党内牛满面……

  2. 杆 | URL | -

    谢谢><

发表留言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gwynofar.blog126.fc2blog.us/tb.php/94-382a3a59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