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文案

2010年03月11日 17:09

都是坑,它们都是坑。都不太可能扩写出来。露中是去年暑假时构思的,与小鸟和玫瑰一个系列;朝菊则是九月份;西奥那个如果不论人物的话,故事成形是在06年……普中心比较晚,大概在今年1月…………总之都被我拖得烂尾了,而且连原来的文档都找不到了。Orz
本来都想过好好填的,然而有各种不可抗力……西奥一定得写出来;其余的,望天,既然是文案的话那就不填了…………


[露中] The incurables

(偷了sango的题)

那年初夏的时候,实习医生王耀在医院里收了一个病人。
他来到这里的时候很瘦,1米82的人,体重不到50公斤,从病号服领口中露出的锁骨突兀而可怕,像两道粗大的山脊。
王耀去问了病史,得知对方还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妹妹。姐姐已经不知所踪了,而唯一的妹妹,住在同一家医院的ICU里。
陪房的只有一个疲倦的年轻人,并非家属。对他的病况表现得十分冷漠。
初步诊断是肺部感染,高血压II期和胸腔积液。他躺在床上,显出癌症晚期病人典型的恶病质来。只有一次他醒着,露出葡萄灰的眼睛。
为了查明病因,王耀搬了他很多次,做了胸穿和CT,同组的本田医生劝他,耀桑,这样不好吧,他是快死的人,你就算查出点什么来又有什么用呢,频繁搬动只是徒增他的痛苦罢了。
他说,他是我的病人,请你不要插手。他的态度如此强硬,连自己都吓了一跳。
他也不明白,为什么对这个病人要这样执着,一定要弄个究竟。
那年初夏很热,很热。本田的手上沾着胶水,用来粘化验单的,散发出淡淡的香味。

两天后细胞病理学的诊断出来了,是肺癌晚期。他去通知了看护人。那个棕发的年轻人只是失神地笑笑,这种无所谓的态度让他有点恼怒。
值夜班的时候他被那个病人房里的铃声叫过去了。伊万在呻吟。
很痛苦吗?
不,我只是想活下去。
第二天病人出院了。因为无药可救。

两个星期后王耀自己也病倒了。恶性高血压,接手他的是阿尔弗雷德。他手上散发着同样的,荷花似的胶水味。
王耀知道自己活不长久。在经历了一次死去活来的昏迷之后他睁开眼睛,问阿尔,今天是几号?
明天是6月5号。
我问的是今天几号。
明天是6月5号。
你的日历中没有今天。阿尔拍了拍他的肩。你在怕什么呢?你还有什么好怕的?
……你不知道我忍受了多少痛苦,请你不要对我说三道四。
有那么一瞬间他想过这样反击,但却只是听天由命地闭上眼,然后,再次陷入无梦的睡眠。


[西奥/奥神罗] The flower duet

那天晚上,雨下得很大,安东尼奥在一座大森林里迷了路,不知怎么走到了林中的古堡跟前。他敲开门,请求借宿一晚。
给他开门的是个年轻人。他把他领进门厅,对他说,请小声一点,我的小主人已经睡下了,请不要吵醒他。
他们来到一个温暖舒适的起居室,里面摆满了木马和锡兵。安东尼奥好奇了,问,是多大的孩子呢?
罗德比了比一张椅子,喏,这么点大。
他给他拿来了一碟饼干和一杯牛奶。安东尼奥全部吃完了。吃的时候罗德一直注视着他,终于忍不住问:
“能问一下吗,您是做什么的?”
“我呀,我是花的魔法师。”
说着东尼挥了挥手,起居室的地板、墙壁和家具上,一下子开满了五光十色的花,就像是用水彩画上去的。空气里散发着淡淡的花香。年轻的管家先生的脸上显出赞叹的神色。
“那,您能让衣服上,也长出鲜花来吗?”
“可以。但是我的魔法只能维持一夜,第二天,所有的花,都会消失不见。”
罗德点点头,说好。他接着从楼上孩子睡着的房间里,拿来一件黑色的小斗篷。安东尼奥问,你想看到什么花?罗德想了想,说,矢车菊吧。于是那件小斗篷上,真的长出了一束淡蓝色的矢车菊。
罗德感激地说,谢谢您。夜已经深了,他便把他领去了卧室休息。

那一晚安东尼奥做梦了。
是个从来没看见过的大花园,似乎就在古堡的后头。在草坪上,一个陌生的、穿着黑色斗篷的金发小男孩,伸出小手要他抱抱。他有一双像矢车菊一样湛蓝的眼睛。
梦里,安东尼奥把他抱了起来,放到了秋千上。小男孩亲了亲他的额头。

他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古堡里空无一人。
他叫着罗德的名字,没有响应。他想也许他在孩子的房间里,于是朝楼上走去。
在楼梯拐角的地方,他看见了墙壁上的画像,是罗德里希的画像,已经死去一百多年。
魔法师大为吃惊,但还是继续走了下去。走廊尽头,有个门上装饰着花环的房间,想必是孩子睡觉的地方。他推开门。
里面灰尘仆仆,窗子后面,是梦里的那个花园,空荡荡的秋千架在风中摇晃,已经破烂不堪。
他看见,房间尽头的小床上,盖着一件黑色的斗篷。
一束新鲜的蓝色的矢车菊,带着露珠,静静地放在斗篷上。


[朝菊] 仲夏夜之梦

亚瑟去京都旅游的时候,暂住在本田的府邸里。
是典型的和式居室,但是被似乎长了天眼的亚瑟搞得人心惶惶,几乎变成了鬼屋。本田菊每一天每一天都要替他收拾天狗茶话会的残局。亚瑟很招妖怪喜欢,河童与花妖轮流过来做客,但屋主人什么都看不见。
老年人是经不起这样的折腾的。有一天,本田出门买东西。不久就下起了大暴雨。回来的时候他扶着腰,浑身湿透,鼻青脸肿地。亚瑟问你怎么了,本田说,被自行车撞倒了,年纪大了,腰不好使……
那天半夜亚瑟被来自本田房里的呻吟声吵醒。原来他好像伤到了筋骨,疼得睡不着。
亚瑟帮他揉着腰,可疼痛没有丝毫减轻。萤火虫飞进来,说小和川那儿有治腰伤的名医,亚瑟就大半夜地翻山越岭去找医生了。
那个名医,其实是个式神;而其他的妖怪,在亚瑟出门的时候,代替他照看本田。
第二天本田的腰伤就好了。又住了几天,亚瑟要回去了,他把他送到车站。
告别的时候他突然神秘兮兮地拉住了亚瑟,说,我呀,我真的看见了妖怪哦。
咦?
就在那天晚上,你去找医生的时候。……我想起来了,小时候我确实是看见过他们的。真怀念啊。可惜后来都搬走了……
亚瑟想了想,还是决定什么都不告诉他。那些妖怪,其实一直和他住在一起。


[普中心] 柏林墙

阿普很喜欢在晚上的时候沿着那道墙散步,就像在巡视自己的领地。有一天夜里他走到太阳街的时候,看见了一个女孩子穿着工人的短装,坐在街角的椅子上,对着膝盖上的报纸,在哭。
他以为是夏绿蒂。夏绿蒂自从瘫痪以后就时常推着轮椅在墙边徘徊。然而那个是伊丽莎白。
报纸上写着小少爷永世独立的消息。阿普很看不过去,说当年不是你自己不要他的吗,现在哭个毛啊。大姐说你再多嘴我就揍你,眼泪却扑棱棱地掉下来。
阿普为了安慰她,就说,你别信那小少爷说的话啊,当年跟你离婚的时候不也发了毒誓的吗,结果怎么,阿西一招手就倒贴过去了………………
大姐已经擦干了眼泪,说,没什么,只是看见了怀念的名字罢了。
她接着看着那堵墙,说,虽然这是我们的信仰……但是像这样把人关起来,并不是什么好事。
阿普想拥抱一下她,就一下,但是手指直接穿过了她的肩膀。
大姐恍然大悟,想要道歉。阿普摆摆手说,没什么,我已经死掉很久了,久得连自己都忘了。
“……但是像这样能跟人说说话,也是好的。”

大姐回去睡觉了。阿普绕着墙,觉得没什么可看的,就钻回墙里去了。就在这时,伊万踱步到了墙下。
只见他把一只手放到了墙壁上,轻声说,像这样,能看见你,也是好的。

然后转镜到1989年。大街上的人群轰隆隆地要推墙。阿普坐在墙头,预感这是自己最后一个夜晚。
夏绿蒂过来与他告别。她已经能够直立行走了,笑起来的样子,像是夏天的椴树的树精。
阿普感觉身体在土崩瓦解。他拼着最后一丝力气,转向太阳落下的方向,坐好。
“像这样,终于能跟阿西说说话啦,也是好的。”


留言

  1. XI | URL | s5RVRKAk

    No title

    事实是我总对阿普很心软,相对地看见他弟就要哈哈大笑加很想揍。人怕出名猪怕壮,长得壮真是很不好很不好……
    写安东尼奥吧请用力。

  2. 全 | URL | -

    No title

    于是你文案都生出来了,全文就差一半了……西奥加油写啊!!!
    抽泣着把阿普那个文案抱着睡觉去了……喜欢你的阿普哟TWT喜欢极了!

  3. 蓝 | URL | -

    No title

    露中的结局那里阿尔的话不知为何感到很触动……TvT
    但并不是只要看着明天过活,就真的能走到明天啊TOT
    西奥好棒!贵族的愿望只是给那个孩子一束鲜花,所以愿望实现了,他也就消失了TvT,只有一夜的梦境真美TOT
    朝菊也好可爱><!普君的文案也好美T T……在私奔的时候听你说就觉得超赞啦T T……呜呜不知道说什么好TOT,真是太……击中心脏了TOT

  4. | URL | s5RVRKAk

    No title

    >西
    某种意义上阿普是能勾起人少女心和圣母心的存在,XDDDD(揍死了
    最近不在状态..也许需要歇一歇?=w=

    >全
    谢谢喜欢ToT文案出来了,都剧透干净了,就不写了=。=

    >蓝
    露中那个...也就是我的三观从去年到现在都没有什么长进啊(望天
    因为那个日子像是会消失在地球上似的,然而,阿尔这样说,还是太直白了(...
    那个故事,就是旅人和守着死去孩子的亡灵的对话,现在给了西奥,其实也圆满了TvT
    谢谢小喵喜欢TT最多把朝菊的也写出来,其他都(…………

发表留言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gwynofar.blog126.fc2blog.us/tb.php/86-6ff0ffea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