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农场(七)

2010年03月12日 17:07

....
(七)



接上回,在自家的土豆进化成杨桃之前,基尔伯特觉得有必要去请教一下住在山对面的亚平宁兄弟。
这对兄弟被誉为“种田小能手”不是没有道理的,这从他们家的常用人名中就能看出来(譬如“马可·菠萝”);他们的家在奶糖山的南方,该山以盛产各色夹馅奶糖而闻名于世,山顶覆盖着皑皑的香草冰淇淋,长年不化。在南下的路上,勇敢的骑士基尔伯特历经千辛万苦,花了整整三天才抵达他们居住的村子。也许我们不该嘲笑他,因为凭他的毅力,在撑死之前翻过奶糖山,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但他还是做到了。饱得奄奄一息的书店老板到达葡萄果园的时候,兄弟俩正坐在家门口,烘脚丫子晒太阳。他花了很大功夫才向他们说明了自己的来意——这可并不容易,他的上下牙床现在被满嘴的太妃糖粘在一起,几乎没法开口说话。但意呆兄弟还是听明白了。罗维诺当即笑得滚进了田埂,留下眯眯眼的弟弟好心地试图安慰此刻看上去更加悲愤的废柴农夫。
“怎么能给土豆听瓦格纳咩?”他唠唠叨叨地把基尔伯特领到了自家地里,“要给它们听正歌剧才行哟。”
他们来到了果园东北角的一块小空地上。这块地专门开出来种土豆,因为费力西亚诺喜欢吃。里面的土豆个个都有柚子那么大,饱满而壮实,豪放而牛逼。
“还能再大一点哟~”
费力西亚诺自豪地说。只见他吭哧吭哧地扛来了整一套铁皮架子鼓和一把板刷吉他(上面都刻有“乌克森谢纳植物园提供·1776年·品质卓越”的字样),往土豆田前面一堆;呆毛往右卷的哥哥随即跟上,摘了片芭蕉叶子卷成话筒,就要开嗓。被晾在一旁的基尔伯特疑惑地看着这一出。
“……正歌剧?”
“嗯!☆”
兄弟俩一个满头开小花,另一个神气活现摩拳擦掌,似乎打定主意要让从北方来的乡巴佬见见世面。在一阵震耳欲聋的前奏之后,亚平宁兄弟肩并肩,手挽手,嘹亮地放开了嗓子:

“你就像那~一把火(咩)!
熊熊火焰~温暖了我(咩)!
你就像那~一把火(咩)!
熊熊火光~照亮了我(咩)!
…………”

……满畦的土豆在这雄壮的歌声的洗礼下,发生了肉眼可见的最惊人的变化。它们像吹气球一样膨胀开来,逐渐靠拢,融合成一个硕大无比的……蛋蛋,然后,腾空而起。基尔伯特热泪盈眶、激动万分地注视着天空,他觉得自己已被这璀璨的土豆圣光刺瞎了双眼。


让我们回到双胞胎的故事。他们现在已经进入了圣诞老爷爷所居住的山谷的地界。小路两边耸立着高大的、棕褐色的山壁,散发着一股好闻的巧克力的味道。除了白色的铃兰,山脚下还盛开着一茬一茬的向日葵,金黄色花盘上长满了毛茸茸热烘烘的长耳朵。如果山里来了入侵者,它们能在第一时间把讯息传递回去。所以这座山谷也叫野兔耳朵山谷。
不过双胞胎们现在遇到了麻烦。一块小山一样大的巨石,卡在两边的峭壁中间,正好拦住了去路。
小马修上前靠近,抠了一小块下来,闻了闻,发现是烤得很焦的曲奇饼,模样有点像大理石,已经风干了,变得坚硬无比。
“现在它们跟石头没有差别。”他自言自语道。转眼间,他的兄弟捋起了袖子,伸展开胖乎乎的手脚,整个人扑了上去,吃开了。
“你在干什么?”
“挖掘。”阿尔含糊不清地说道,喷着满嘴的饼干渣,“这样我们就能弄出一条路来了。”
……马修暂时放弃了与他继续沟通的尝试,转而回到路边,想要找找看附近有没有菠萝面包树。他的小玩具熊倒是在巨石附近的地面上发现了一个亮晶晶的小水洼,里面游着蝌蚪和小虾,都是用水果软糖捏的。
为了不弄脏身体,它把马修叫了过来。双胞胎的弟弟俯下头尝了尝,是上好的苹果汁。
他们便坐下来吃起了午饭。当然,小白熊是不吃东西的,但是这不妨碍它在马修吃饭的时候指手画脚;比如,两块菠萝包中间应当加一片巧克力青苔,这才是最好的配食,因为它就是这样被缝出来的。
不过,它的主人什么也没听进去。离他们不远的地方,阿尔的挖掘工作已经进展得相当可观。现在他们已经看不见他的身体了,巨石的表面只剩下一个黑漆漆的大洞,一直开向前方深处。在他身后,一点点石皮碎屑都没剩下;只有当风低低掠过路面的时候,才能偶尔听到一点轰隆隆的咀嚼声。
小马修相当神往地叹了一口气。
“你知道,有时候我很好奇,他的胃究竟通向哪儿?”他说。
“你可以试着被他吃下去看看。”小白熊建议道,“不过我不会陪你的。”

……总之就是这样,他们毫不费力地穿过了传说中的野兔耳朵山谷的封山大石。隧道里有股黏糊糊的霉味,马修说不清楚这究竟是阿尔的口水味儿呢,还是曲奇饼干尝起来就是这个样子。铃兰之路在隧道另一头延续了下去。两边的风景没有什么改变,但是拐过一个弯的时候,他们终于遇见了自今天上午以来的,这条路上的第三个人。
一个脸蛋圆圆的少年,头发像阳光一样耀眼。他穿着软和的、镶着银边的红色斗篷,正在路边扫着爆米花的积雪。他看见两个孩子牵着一只小熊过来了,便停了下来。
“你们是从哪儿来的?”
“植物园。”
“我记得路是被封死的……”他惊奇地看着他们,“你们是怎么进来的?”
小阿尔骄傲而又响亮地打了一个饱嗝。


关于圣诞老爷爷的山谷为何显露出一副如此不欢迎生人来访的姿态,那是有原因的。多年以前的一个圣诞节之夜,来自乌克森谢纳植物园的一百多头麋鹿组队成军团,沿着铃兰小道横冲直撞,隆隆作响地冲进了老爷爷的山谷,踩坏了所有那些还没来得及发放出去的圣诞礼物。
麋鹿是无辜的,它们只是饿极了过来找吃的,因为植物学家外出采集标本,整整两个月它们都无人照看。然而,那次的暴乱造成了十分可怕的后果,老爷爷的玩具作坊几乎全部被踏成平地。虽然为了以儆效尤,贝瓦尔德事后把捣乱的麋鹿们的脑袋都砍了下来,装饰在了从厨房到门厅的过道上,但是从那以后,圣诞老人就再也没有给植物学家送过圣诞礼物了。
(顺便麋鹿不吃菠萝包,它们最喜爱的食物是雪橇驾驶员脚上的运动鞋。)
不管怎样,眼下的野兔耳朵山谷正值太平盛世。先前这里下了一场局部的暴风雪,全是草莓味的爆米花,太阳出来以后它们就会融化,把花花草草粘在一起。因而驾驶员之一的提诺·维那莫依宁在这一天起了个大早,出来扫雪。
在双胞胎结结巴巴地说明了来意之后,他点点头,把孩子们领到一处开阔的盆地。铃兰之路到此就终止了。盆地中央是个村庄,尖顶小木屋东一座西一座,散布在这里,远远望去,就像奶油蛋糕上的姜饼小房子似的。它们都是玩具工坊。
他让两个孩子先在自己的小木屋里暖和暖和,喝点热气腾腾的大麦茶,然后抱走了小白熊,去拆信。这让熊二郎十分得意,觉得自己一下子变成了大人物。想想看,要被人用剪刀划开屁股,再从里面取出能够阅读的东西,这可是谁也没有碰到过的待遇呀。
“我知道那几片树叶子上面写了什么,但我就是不告诉你们。”临走前它神气活现地对他们说。
“别理它,它根本不认识字。”
阿尔在马修耳边嘀咕道。

作为圣诞老爷爷最忠实的助手,提诺每年都要花六个月的时间,用来拆那些全世界的小朋友写给老爷爷的信。不过不要就此以为雪橇驾驶员是一份十分忙碌的工作了,因为他们除了拆信,平时也无事可干。
顺便提一提,眼下的雪橇驾驶员总共有两个,另一位是爱德华·波克先生,他主要负责向月亮和太阳和各种小行星上的居民投寄来自圣诞老爷爷的礼物。因为眼下他正在把两个集装箱的泡菜送到参宿四去,这是一个大任务,他已经离开了九十一年,目前还在返回地球的路上(原本他可以在四年前就赶到,但是被一场狮子座流星雨困在了银河系的东北悬臂处;你要知道,狮子座流星雨下的不是流星,是狮子,正如位于牛郎星的居民们非常欢迎来自处女座的流星雨一样……反正,勇敢的驾驶员爱德华花了太多时间与这些突如其来砸在雪橇上的猛兽们搏斗,要把它们扔出去,结果迷路了,总之……我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愿上帝保佑他……);所以目前,扫雪和拆信的工作都落到了提诺身上。
那些寄给圣诞老爷爷的信,通常写在各式各样的东西上。譬如居住在面包海南岸的金字塔里的蒙面一族,他们习惯将圣诞愿望写在草纸上,然后扔进茅坑里;每一万张扔进茅坑的厕纸里大概会有一张被完整地冲进菠萝海,而每一万张冲进菠萝海的厕纸中大概会有一张完整地到达圣诞老爷爷的山谷后,上面的字迹依然能够被辨认出来……所以当那一年,古夫塔·穆罕默德·哈桑先生在人生的第四百零七个年头收到了第一份圣诞礼物的时候,他整整痛哭了三天,并且下定决心,从那天起,他要训练他的猴子,让它有朝一日能够敲打出一部莎士比亚。又比如住在古夫塔先生隔壁的海格力斯·卡布西先生,他是爱猫一族,养了许多会飞的猫咪,下水能捉鱼,上天逮麻啾。他喜欢把圣诞愿望用小刀刻在乌龟壳上,让猫咪抓着满天飞,企图砸中圣诞老爷爷那闪亮的秃头……显然,他曾经命中过一次,因为自那以后,他就再也,没有,收到过,圣诞老人的礼物了。
列在老爷爷的黑名单上的人,除了上面讲过的那几位,还有眉毛卿。说来这是件十分悲惨的事情。有一年冬天,雪下得最大的时候,圣诞老爷爷像寻常那样,作一副江洋大盗的打扮,背着包裹飞到袋鼠岛给眉毛卿送礼物(一本《500式家常美味菜谱》);当他沿着黑漆漆的烟囱里往下滚的时候,屁股被一只埋伏在壁炉里的刺猬狠狠地扎个正着……从此老爷爷就再也不肯光临袋鼠岛啦。但是据眉毛卿事后调查,那并不是刺猬,那是他前一天烤焦了的手指饼干,图个环保就直接扔进了壁炉里……

圣诞老爷爷现在老了;发福了,肚子圆滚滚的,笑起来,就像一碗果冻似的来回抖动。出去送礼物这种体力活也都交给了手下的精灵和驾驶员们了,不过礼物的决定权还是在他手里。譬如这次,他一听说双胞胎是要送去袋鼠岛的,就把头摇得像拨浪鼓。
“不成,不成!”他高声说道,“我还没有忘记他的刺猬!”
“看着眉毛先生曾经把店里卖剩下的司康饼,变大后送给您做封山石的份上,”提诺请求道,“让小孩子们回家吧。”
老爷爷不说话了。只见他沉思了一会儿,从身侧一堆五花八门的信纸中,抽出了颜色十分淡雅的一张,读了起来:

“亲爱的圣尼古拉先生,您好:
自从我与我的先生结婚之后,我便十分想要生一个金发碧眼的宝宝。但是我跟我的先生都没有这样的血统。因此今年我依然冒昧地写信来请求您,满足我的这一小小愿望。如果是您的话,一定能做到吧。

您忠诚的
罗德里希·想当妈斯坦



………小个子的驾驶员觉得,这封信的嘈点简直太多了,因而他决定跟我们一起保持沉默。但是胖墩墩的老爷爷愤愤不平地说了下去:
“每年都是这样一封,每年都这样!他把我们当什么了,送子鹳鸟吗。而且每年圣诞节过后他肯定会回寄一包会唱夜母后的咏叹调的林茨饼,因为我们注定没有达成他的愿望。那个尖叫实在是太可怕了……”他打了个寒战,“幸好今年不必再遭罪了……”
“——您的意思是?”
“把那两个孩子送给他呀!”他兴高采烈地拍打着信纸,“金发碧眼!现在我们就有现成的啦!而且还有俩!我要去做两顶会开花的降落伞,还有牙刷和背包!”
……圣诞老爷爷手舞足蹈地走掉了。提诺一开始还在犹豫要不要把双胞胎偷偷扔回袋鼠岛;但是当他回想起那块位于野兔耳朵山谷入口处的封山大石后,便心安理得地接受了这样的安排。
“虽然罗德里希先生的林茨饼会尖叫,”他想,“但这总比食物中毒要好……”

所以,当那天夜晚降临的时候,他们已经整装待发。今年的提诺的驯鹿雪橇上,除了大包大包的礼物之外,还多了两个金发的宝宝。马修和阿尔的呆毛上都绑着一根红色的缎带,这说明了他们现在的属性;熊二郎的屁股里重新塞进了一封写给东尼夫妇的信,它自己则十分惬意地窝在马修怀里。雪橇的后座上,堆满了五彩缤纷的包裹。今年送给蜗牛公馆的弗朗西斯先生的,依然是一束价值十个金路易的玫瑰花,年年如此;给基尔伯特的是一包狗粮;给路德维希的,则是“少女之发”先生的最新上榜小说:《拥抱春天的罗曼史》。

他们在深浓的夜幕下起飞。天气晴朗,星星十分明亮,清爽的晚风呼呼作响。这样干净的天空,对于观察星象来讲,是十分有好处的。等到他们接近天顶的时候,就能发现这些悬挂在空中的星星,其实是摸得到的。提诺让驯鹿们在一颗白色的大星星旁边停稳,然后用小刀割开了星星的一个角,清凉的牛奶就从里面流了出来;这也是人们为什么把这些星星叫做“银河”的原因。
阿尔想把这颗大白星打包带走,但是被提诺制止了。他并不轻易破坏星星,如果牛奶流得太多,地面上就会下起牛奶雨,这样菠萝面包海里的鳕鱼都会面临溺死的威胁。据人鱼族长诺威声称,鳕鱼在牛奶里长不好,它们只有在能腐蚀银汤匙的碱水里才能长大。至今没有人反驳他的观点,因为敢这么做的家伙都被他邀请去品尝碱水腌鳕鱼了,“从此消失在了这颗星球上。”
顺便,油萝巴大陆上会下各式各样的雨,普通一点的青蛙雨、肥皂雨和苹果雨已经被列入天气预报的常规项目了;有一年刮飓风的时候,下起了汉堡包雨,个个都有柏油桶那么大,砸坏了很多房子,人们后来不得不像爱斯基摩人一样,住在汉堡包里;还有一次雨季,一连下了三天的丁马克雨,满山遍野覆盖了一层厚厚的丁马克,拇指大小,会说话会唱歌,还会抱着粉笔乱涂乱画;人鱼族长不得不动用了他在陆地上的所有关系,花了半个月时间,才把他们全部扫进了菠萝面包海。
(据不可靠的史料记载,这块油萝巴大陆还曾经下过套套雨和蛋蛋雨,然而,具体细节已无从考证,因为唯一记录了那次天文奇观的天文学家,他喜欢把所有的东西都用毛笔写在一本宣纸做的账簿上;而那本账簿在他某次拉大便的时候,被当做草纸用掉了。)

之后一路顺风,平安无事。经过小镇中央广场上空的时候,底下的人群正围着一棵巨大的圣诞树跳舞。提诺把车上的礼物扔掉了大半,包括狗粮、玫瑰花和色情书,混杂在其中的,还有一张轻飘飘的、不起眼的小纸片。
“那是什么?”马修好奇地问。
“伊万·布拉津斯基先生希望今年菠萝面包海的海水全部变成伏特加,”提诺温柔地加深了笑容,“那张是诺威先生的晚餐招待券。”
他接着遗憾而又充满神往地叹了口气。


雪橇驾驶员没有把双胞胎直接扔下去,而是把他们带到了农场主夫妇的小房子上空。房子里一片漆黑,看来农场主夫妇都外出觅食了。他看着双胞胎一个接着一个爬进烟囱(小白熊现在趴在了马修的脑袋上),直到听见两个孩子“咚”一声着陆的闷响之后,他才依依不舍地朝着小房子挥挥手,重新起飞。
夜深了。刻在月亮表面的大挂钟已接近午夜十二点。等到他往粉刷匠的蘑菇小房子里空投了两只树袋熊后,今年的工作便到此结束了。
提诺揉了揉一直牵着缰绳的胳膊,眯起眼。现在他的下方是大片一直延伸到远方地平线的森林,黑漆漆地望不到头。然而,在这森林之间,一条乳白色的光带,像银河一般优美地铺展开来。
是那些会发光的铃兰指引的路。
“啊,也该去看看他了吧。”
这样自言自语着,他便指挥起十二匹驯鹿调转方向,沿着那条蜿蜒的光之路,无声地向西飞去。


tbc.


留言

  1. 蓝 | URL | -

    小阿尔打饱嗝了!他终于饱了么!泪流满面(被揍
    有了阿尔,这个世界简直没有什么可怕的了……堵着路的巨石可以被啃出一条通道,如果他愿意的话,直接把地球啃穿看来也是没有问题的……!我也想知道他的胃到底通往哪儿,只是我也不想被吃下去(爆

    回到开头,伊双子的正歌剧和蛋蛋……不,土豆圣光(咳),这真是让人泪流满面啊……奶糖山之旅过后,贝什米特老板的牙齿居然还没有黏在一起真是可喜可贺!但是等他再翻山越岭地回去一趟之后,估计就要蛀牙了吧=。=
    土豆圣光……只能说,阿西你不愧是发明出了蛋蛋香波的科学家(被揍

    太可爱了TOT,终于等到圣诞老人的车夫(喂)啦,西奥夫妇已经……去哪儿了啊?(被揍

  2. | URL | s5RVRKAk

    呜呜呜捏了小喵
    我觉得我一开始就应该果断弃坑的……TAT
    西奥夫妇他们这一话就应该出现了但不是正面出现的……我超对不起他们啊!!(被揍死
    眉毛之所以是日不落的袋鼠王(……),就因为回收了小阿尔,可以在地球深处四处开洞,掉进去就能去地球的另一头欣赏夕阳……他的胃袋,那是,异世界啊,正色(够了

    住在大陆的人们一般不轻易在夏天翻越奶糖山,因为会粘衣服;基尔伯特回去的时候是乖觉地拿胶带贴好了嘴再回去,蛀牙是会让弟弟抖S的(咦
    蛋蛋香波……!哈哈哈,哈哈哈, 但是为什么我想起阿芬家的驯鹿睾丸了呢(去死了

    蹭了小喵TAT

  3. 云?@2.5次元地下工作者 | URL | s5RVRKAk

    No title

    阿杆我看见圣诞逃脱3了www
    果然奶糖山逃脱之后的关底儿是土豆升天么www
    再说小阿尔,他这么能吃……难道会做个茧自体增殖?!(参见阿拉蕾里的阿卡...)
    挖掘隧道、地铁、拆房、处理核废料、无处填埋垃圾时可以找阿尔www

  4. | URL | s5RVRKAk

    No title

    阿尔是会走动的挖路机XDDD而且不耗汽油不需处理废料XDDD(被揍死了
    我觉得阿普是回不去了的……除非意呆双子加持!土豆蛋蛋加持!(揍死了
    茧自体增殖好棒><然而他吃的量,应该足够克隆出一个细胞株了吧-。-(你够

  5. XI | URL | s5RVRKAk

    No title

    土豆兄弟完全彻底地下流了……不要这样对阿普他几百年都是处男!但和呆毛兄弟比他们未免又太微不足道。这章是兄弟惨剧吧?
    (但比起歌剧宁可他们唱庞龙!甚至是庞龙!)

  6. 全 | URL | -

    No title

    抽打了你这被圣诞3迷乱了的人XD
    正歌剧真是棒死了!!!!那是当年大家都心驰神往的名曲啊!!!!“我的热情(咩!)!好像一把火(咩!)!燃烧了整个沙漠!(咩!)”你看我也会唱!!!(被打死

    于是勾起了我小时候雨后在路边水洼玩蝌蚪的回忆……为什么我就不想着去吃蝌蚪呢!!(喂
    轰隆隆的咀嚼,那个骄傲的饱嗝,足以证明这家伙是个终结者…………他的胃管通向的是未来啊!!!!!!!!!(抱头


    于是见到阿芬了!!!!!他大舅(够)真腹黑故意派先遣部队打通道路然后过来掳人(喂!!

  7. | URL | s5RVRKAk

    No title

    >西
    这章其实是瞎搞。咳
    其实意呆他哥本来打算唱,“愣头青们,听我一句劝”....(被打死了
    等到阿普回了自己的园子,就会唱,两只蝴蝶~两只蝴蝶~跑得快~跑得快~(....


    >全
    下次有机会听你唱XDDDD
    如果小时候的蝌蚪是巧克力做的话……哇,那应该已经绝迹了吧=_,=
    我觉得,被他吃下去的东西一定以某种形式回来了!比如汉堡包雨(够

  8. 全然子携带mode | URL | -

    所以你打算把两只老虎(咩)用在这里么(炸
    于是看完之后那点补完我只想马教主一下:阿尔竟然咬穿了司康饼饼饼饼饼…(呐喊脸
    下丁马克雨呢TWT求你给我寝室也下点呗(翻滚

  9. 全然子携带mode | URL | -

    于是我竟然忘记吐槽抱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10. | URL | LkZag.iM

    No title

    我想要瑞桑雨,一个就够了,用来暖被窝就够了。(够
    阿尔他,“他是宇宙的心肝肺,宇宙是他的胳膊腿”(……
    抱春..我已经不记得讲啥了ToT

  11. 全 | URL | -

    你有见过一滴的雨嘛-。-你还不如去水龙头面前蹲着等滴一滴旦那下来(挖鼻
    满地乱跑的丁马克……(微缩控难以自持喷射鼻血中

    阿尔是宇宙终极大奥秘我懂了我再也不纠结他的消化系统了……

    抱春什么的,记住讲什么不重要,记住怎么做才最重要……(被打出去

  12. 杆 | URL | -

    大大我好饥渴
    连小黄文的名字替换都满足不了我
    怎么办我好想看典诺搞,天天搞,一回来就搞,最好再生一个足球队……
    全太太你写给我看吧T T

  13. 全 | URL | -

    我不是大大我也不是太太我是便便。

    我每天就想上網催你們搞,好吧只好我自產了……明天開始消失了,為了搞諾典!(咦

  14. 桿 | URL | -

    Re: 没有输入标题

    等你回来!

  15. 全 | URL | -

    我只是说说而已=。=

  16. 流矢 | URL | -

    同样眼巴巴等诺典?

    [满山遍野覆盖了一层厚厚的丁马克]
    ...我要搬家!搬家!申请穿越去菠萝面包海定居!

  17. 全 | URL | -

    看著聖鬥士流矢姑娘(被打死)別看著我別看著我嗚嗚嗚

    一起買個馬桶漂流過去吧!

  18. | URL | s5RVRKAk

    凝视着你,并不说话

发表留言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gwynofar.blog126.fc2blog.us/tb.php/85-5135f5fd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