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農場(六)

2010年02月19日 23:55

..越写越长了TuT
*下面提到的叔叔的光荣事迹,除了太过魔幻的那些,其他都是林奈老爷爷干过的,详见《万物简史》
*伦理委员会指责叔叔的那句话,原句是教会指责孟德尔的豌豆杂交试验的,详见《万物简史》=3=
*“少女之发”……我记得林奈老爷爷似乎拿这个比喻过苔藓还是捕蝇草?
*会散架的粉刷匠的灵感来自弗兰克·鲍勃的《奥芝国的翡翠城》,m(_ _)m


(六)

现在让我们来看一看贝瓦尔德的家。这是一座两层楼高的小房子,被一个绿色的大花园包围。房子左边是家裁缝店,右边是个酒馆。植物学家种的影子玫瑰,总是偷偷爬到裁缝店的布料上;污水横流的小酒馆里,也开满了他的啤酒花。
贝尔瓦德的家,被孟德尔和达尔文的圣光所笼罩。他收集了一柜子会飞的候鸟标本,每年一到冬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他还有收集麋鹿的脑袋的癖好,这些长角的漂亮的头颅在从厨房到客厅的走廊两边挂成一排,平时是睡着的,到了圣诞节就会醒过来,齐声合唱“哈利路亚”。
他家的小便池,长年都有一只会说话的苍蝇停在上面正中央,尿尿时要眯起一只眼瞄准它,这样就不会尿到便池外;如果你不幸尿到了外面,它还会大声斥责你。小阿尔和马修过了很长时间才适应这个苍蝇靶子。有一回小马修系裤子的时候忍不住问了一句:
“那个,苍蝇先生每天就是这样洗澡的吗?”
“在我喝水的时候不要说这么恶心的事情!”
苍蝇生气地白了他一眼。

不过不要因此就以为植物学家先生是个人畜无害的家伙了。据油萝巴大陆最具盛名的野史作者亚瑟·柯克兰·眉毛卿透露,贝瓦尔德曾以“少女之发”这个笔名,出版过数十本尺度极大的色情小说,这些小说通常都有一个固定的模式:开头一段煽情之极的春天到来百花盛开的景物描写,接下来就是无穷无尽翻来覆去极度露骨的H段,比如娇羞的小雏菊尽倾所能也躲不开血石蒜长长的触手,又比如爬山虎的吸盘对玫瑰来讲,是最好的按摩棒;如果中途蜜蜂蝴蝶甚至蜂鸟参合了进来,这个故事还会发展成群P。
少女之发,自然不是指女孩子头上的发;多年以后贝瓦尔德在面对伦理委员会的指控(“他正在把上帝的后花园变成妓院!”)的时候将这些全部否认,但这并不能掩盖他的另一项不光彩研究:我们有理由认为,他正是那个泛滥于油萝巴大陆的地下情趣植物交易市场最大的供货方。
所谓情趣植物,除了属于必需品范畴内的超薄颗粒型橘子皮套套,还包括各种式样丰富的道具,譬如长成项圈状的仙人掌,可以根据客户尺寸量身订做的跳蛋茄子,其中最著名的,要数在1734年的农业博览会上公开展览的小黄瓜,平均长18cm周径5cm,误差不超过5mm,它的广告语是这样的↓
我们从不疲软
我们有求必应
要是您厌倦了
还能吃掉我们

……而这情趣植物交易市场的输出方向,大致位于油萝巴大陆的中部,也即是吸血鬼夫妇的梦想农场及其周边地带。由于他们和土豆兄弟跟贝瓦尔德都是亲戚,拿货的时候可以算得便宜些;这导致蜗牛公园的胡子先生通常以一种钦羡又鄙夷的口气提起隔壁的闪光弹夫妇:
“那对狗男女。”
他说的话并非没有道理。


当然,阿尔和马修对这位看起来很凶但其实很喜欢小孩子的贝瓦尔德叔叔的良好印象是保持到最后的。在他们翻出他家中所有的儿童不宜读物之前,植物学家就把两个孩子遣送出门了。
在鸢尾花期结束的最后一个早上,他领着他们打开了位于玻璃暖房的后门。原来屋后是个茂密的面包树林。一条弯弯曲曲的砖砌小路,从后门开始向前延伸进入森林的远方。路的两边栽种着一串串盛开的铃铛似的小白花,在阳光下焕发着清香。
“这个呀,是会发光的铃兰,”他告诉他们,“到了晚上也会发出白色的光,所以不会迷路。沿着这条路走下去,尽头就是圣诞老爷爷住的山谷了。”
平时,菠萝面包海有从袋鼠岛发向各个方向的班船,全部由树袋熊掌舵。眉毛卿自己则有七里靴,因而来去自如。不过眼下是圣诞节假期,班船停开,所以贝瓦尔德想出了这个法子。
“我这儿有封信,请你们带去给他的驾驶员。”他蹲下身,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天蓝色的小信封,交给了看上去似乎不会把这封信吃掉的马修,“他会用驯鹿雪橇把你们送回袋鼠岛的。”
“但是我的衣服没有口袋。”金发的孩子说。
贝瓦尔德想了想,从屋子里拿出了剪刀和针线;他在那个小白熊布偶的屁股上剪开了一个小口子,把信塞了进去,然后再用白线缝好,看起来就跟原来一模一样。
“把熊抱好,这样就不会弄丢了。”
他直起身,拍了拍他们的脑袋,继续说,“走一天就到了。我不给你们准备食物是因为——”他看了一眼正在旁边像只山羊一样啃着墙皮的阿尔弗雷德,“——总之路上很安全,外面就是面包树的林子,不会饿死的。”
于是小马修一手抱着熊,一手拽着他满嘴石灰的兄弟,最后竟腾不出手来,只能用目光向贝瓦尔德告别;植物学家站在门槛上,目送着两个孩子沿着砖砌小路离开。直到背影都看不见了,他才关上门。他接着还要赶去收三分钟前就已经成熟的花椰菜。

我们的故事在一个空气清新阳光明媚的早晨继续。当小阿尔发觉光吃甲虫是填不饱肚子的时候,他便开始专心致志地扑起了蝴蝶;小马修则心事重重地跟在后头,因为他现在身负重任。
他走得那样出神,以至于身边响起一个微弱的抗议声都没有注意到。
“喂!停下!你弄疼我了!”
这样重复两三遍,小马修才如梦初醒般地停下来,“谁?”
他四处张望,这时他又听见了声音,似乎是从下面传来的。
“这里!这里!我在这里!”
他循声望去。当他与手里那只正用黑漆漆的玻璃眼珠热切地注视着自己的小白熊布偶对上眼时,他大叫一声松开了手。
玩具熊登时摔了个狗啃泥;没等他哆哆嗦嗦去捡,它已经掸掸身子站了起来。
“你怎么能拖着我走呢?”它责备地看着他,“瞧瞧,这都是你的错!”
它给他看它腿上几处被石子磨得快要绽了针线的地方,马修连声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可我以为玩具熊是不会痛的……”
“要是我把你也拖着走一上午,看你还会不会这样说。”
小白熊哼一声,接着开始用软绵绵的熊掌拍打身体各处。刚才马修拖着它走得太急,棉花都掉下去了。
马修着迷地看着它,终于忍不住问道:
“我以前从来没见过会动的玩具熊。”他说,“你是怎么会动的?”
小白熊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
“我也不知道呀,”最后它承认道,“我想是因为他在我屁股里装了那几片树叶的缘故吧。”它拍了拍屁股上新缝上去的针脚。
马修思考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玩具熊说的“树叶子”是什么。就在这时,一直在旁边听他们说话的阿尔弗雷德把脑袋凑了过来。
“我可以吃掉它吗?”
“咦?”
“如果它再凶你,我就吃掉它。”小阿尔威严地说。
玩具熊缩了缩脑袋,躲到了马修身后。
这之后大家相安无事,一路顺风。小白熊乖乖趴在马修的头顶,滔滔不绝地对他讲述着自己那些在北极的亲戚的事迹(当然这其中大部分是扯淡),直到他的兄弟好奇地插了一句。
“我听说恐龙的大脑是在屁股里的,你也跟恐龙一样吗?”
接下去的好几个小时,马修都没能说服他的玩具熊再度开口跟阿尔说话。


过了中午,他们摘了菠萝包做午餐,在一处清凉的溪边喝了水。窄窄的铃兰小路穿过这条溪。再拐一个弯,眼前赫然出现一块大告示牌,漆成粉红色,立在路中央。双胞胎的弟弟上前读道:
“注意:此处住着会散架的粉刷匠
  请勿大声喧哗!”

“这是什么意思?”他一边念一边看着他的兄弟,“什么叫做‘会散架的粉刷匠’?”
小阿尔摇摇头。这时小白熊拉拉他们的裤脚,叫他们往前看。
离告示牌不远的地方,一座蘑菇形状的小房子坐落在路边,紧挨着一棵壮硕的大面包树。小房子圆圆的屋顶是玫瑰红色的,底下的墙壁则用石灰抹得雪白,望上去耀眼又神气。
在房子的小木门边,竖着一把梯子,梯子上站着一个年轻的金发的粉刷匠,穿着皮围裙,正在漆房子。他也看见小孩子们了,便停下来,用一双绿油油的眼睛好奇地打量着他们。
他们很快就明白什么叫做“会散架的粉刷匠”了;就在他们互相点头问好的时候,小阿尔打了个十足的响亮的喷嚏,这在静悄悄的林子里可以算得上惊天动地了。马修还来不及说“上帝保佑你”,就听见一阵噼噼啪啪的声响,跟落冰雹似的。眼前的粉刷匠已经四分五裂,稀里哗啦地掉到了地上。
他们赶紧跑上前去。粉刷匠碎成了一小块一小块,像积木似的,散的满地都是。马修捡起一块来仔细看,上面有一只眼睛,正愉快地盯着他,似乎在看他下一步会怎么做。
“我们得把他拼起来。”马修说。
“也可以把他扫进畚箕,继续走我们的路。”小白熊说。
“……我们还是把他拼起来吧。”马修下定了决心,因为他看见自己的兄弟坐在旁边,嘴里正啃着粉刷匠的一个脚趾。

菲利克斯·卢卡谢维奇——他是进化史上的一个货真价实的奇迹。他原本是住在菠萝面包海岸边的一位普通的粉刷匠,有一天造了一架长长的梯子,想爬到月亮上去,把月亮也漆成粉红色。这本来是个很有意义的励志故事,可惜天有不测风云,就在他快要爬到月亮的时候,他的梯子被一只路过的胖麻啾撞歪了——可怜的粉刷匠就这样一头栽了下去,摔成了一块块,东一块西一块。尽管后来,眉毛卿用魔法胶水把他重新又粘好了,不过从那以后,他就听不得太大的动静,一受惊吓就习惯性地散架成一块块。
他的碎片曾经被罗德里希捡回去垒鸡窝;基尔伯特也曾仿照他的结构做了小鸟益智积木,给小时候的路德维希玩。这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啦,眼下他独自住在这座人烟罕至的森林里,只要自己不瞎折腾,除了打雷下雨也难得散上一次架,因而散架对他来说,已经快算得上是久违的体验了。
拼合粉刷匠的这项工作就跟拼图一样,只不过是立体的。小孩子们花了很长时间才把他的脸拼对,接着又花了更长的时间找到他身体接下来的部分;在这个过程中,粉刷匠一直悠然自得地哼着小调,再不就是在他们过来询问的时候出出馊主意;他似乎并不急于自己被很快拼好。
不过最后他们还是把他拼完了。菲利克斯站起来朝他们鞠了一躬,找到了油漆桶和刷子,这才把他们迎进屋。小房子里收拾得很干净,然而有股煮过头的鸡油菇的味道。小孩子们——即使是阿尔——都表示不愿意吃他烧的东西,他就给自己炖了一锅汤,一锅粉红色的糖萝卜汤。谁也不知道为什么汤会是粉红色的。炖汤的时候他快乐地大声唱着《粉刷匠之歌》,唱到最高音的时候又散了一次。他们只得留下来过夜,好把他收拾干净。
夜晚,小路两旁盛开的铃兰,果真和植物学家说的那样,会发出温暖的乳白色的光,透过蘑菇房子的窗户望出去,就像是银河落在了树林里。然而这些光芒在白天是看不见的;它们全被太阳盖住了。
第二天大清早,双胞胎牵着他们的小熊,要跟蘑菇房子的主人告别,继续向着圣诞老爷爷的山谷出发。不过离别时又发生了悲剧:一阵狂风吹来,将小房子的门“砰”的一声响亮地合上了;他们刚刚转身,就听见屋子里传来了熟悉的噼里啪啦的声音。
双胞胎绕着房子转了一圈,也没找到能进去的地方;透过窗子倒是能瞧见里面的动静,但是他们俩个子都太矮了。后来两个小孩子猜拳,阿尔输了,于是做了垫脚,马修踩着他的背爬上了窗台。
他向里面张望。可怜的粉刷匠又变成了一盒倒翻的积木,在屋子的地板上散得东一块西一块的;他又摇了摇窗子,但也是锁着的。
“去找镇上的木匠,”落在窗台上的一块碎片隔着玻璃对他说,声音很轻,“他叫托里斯•罗利纳提斯,住在大槐树下,我的梯子和房子就是他造的。他有这儿的钥匙。”
这块碎片上连着粉刷匠的一张嘴和一只眼睛,因而能够说话。小马修担忧地看着它。
“可是,把您就这么放着,不要紧吗?”
“没事,找不到他也没关系。”它安慰他们,“等天气再暖和一点,树袋熊们就会过来了。它们都是些好脾气的家伙,能从烟囱里钻进来,”粉刷匠的碎片转了转眼珠,继续说,“虽然,它们上回花了整整一个月,才拼好我的一副膝盖。”


OMAKE:
在这一天快要结束的时候,经过土豆兄弟孜孜不倦、义正词严的反复交涉,对面那家抢生意的书店终于贴出了没有歪曲历史的看板:
“新店开张大酬宾!
本店所有书籍五折起!
新近书目:《尼采反对瓦格纳》/《冯·彪罗回忆录:他抢了我老婆》(弗朗西斯·波诺弗瓦著)/《瓦格纳序曲创作指导手册》(罗德里希·埃德尔斯坦著)/《论<莱茵的黄金>在鳕鱼基因突变育种中的跨时代意义》(贝瓦尔德·乌克森谢纳著)
PS:瓦格纳是俄国人哟。^し^



“阿西……”
“……洗洗睡了吧,大哥。”


tbc.


留言

  1. 蓝 | URL | -

    哈哈哈哈先让我大笑着打滚三圈……小杆你是大萌神!治愈之神!之神!!!(满地打滚
    苍蝇靶子好可爱!XDD,原来苍蝇先生您喝的都是这个么!哈哈哈哈
    香艳黑历史的旦那好可爱!XDDD,另外那些情趣植物果然是吸血鬼夫妇的爱用品啊=v=,你们这对狗男女!法叔威武!(被揍
    不过法叔您到底是鸡肚闪光夫妇还是鸡肚他们打折买情趣植物啊……(喂喂
    掌舵的树袋熊和眉毛卿的七里靴萌到爆了!!!TOT,最喜欢考拉了!不过可见那里的水路特别好走,连树袋熊这样懒洋洋的生物都可以掌舵=v=
    阿尔果然是阿尔啊!墙皮一般来说是不能啃的!要是他啃了树的话,估计整片林子就会遭到严重的生态毁灭了!再说了,就算人家的大脑真的在屁股里,也、也不能说出来啊!!!(重点错了啊喂
    不过保护弟弟(?)的阿尔好可爱=v=!虽然出发点似乎仍然是食物……所以阿尔你真是够了

  2. 云咩@2.5次元地下工作者 | URL | s5RVRKAk

    阿杆555阿杆你真是太萌了(一把搂住咬咬...
    无论是叔叔还是俩表了不知几表的小侄子(?)都太可爱了~
    叔叔眼镜之下除了重度近视之外还有一颗八卦而闷骚的心……(被揍死
    小透明依旧像枫糖浆一样治愈!
    (PS:可是我的西奥饥渴又更严重了...)

  3. | URL | d3xRQPUk

    >喵
    谢谢小喵,抱起小喵转圈圈=3=
    苍蝇靶子其实好像是本田先生家厕所的灵感?XD据说本田先生家的厕所都这样因而不会脏=。=
    吸血鬼夫妇他们吧……不就是那点破事儿么?不就是对道具和SM都有兴趣么?就不用掩饰啦(被揍死
    法叔也有他的份!莫着急!看他跟夫妇俩不论哪个都能姘一下头的……能少得了他?XDD(揍
    正因为树袋熊掌舵,所以三天两头放假呀XDDD
    阿尔他也是有分寸的!(并没有)譬如他就不吃东欧那一家子的东西只吃麦当劳=。=弟弟威武(等等
    捏捏小喵,再滚滚> <

    >云咩
    舔了云咩TOT这个已经超展开到不知哪里去了(土下座
    叔叔他的事迹就证明了面瘫和闷骚是一线之隔(等等这个好耳熟
    小透明就是甜甜的枫糖浆!=3=而且欧罗巴大陆上会下枫糖浆雨!=3=
    按照俺目前的文案,西奥夫妇要在很久以后才会正式出场……呜呜呜土下座

  4. 蓝 | URL | -

    枫糖浆雨!脑补了大家(尤其是某位热爱枫糖浆的先生)在下枫糖浆雨的时候就捧着瓶瓶罐罐出门接雨水的样子><!

  5. | URL | s5RVRKAk

    是的XDDD这块大陆上会下各种雨!从前有个好孩子叫阿尔弗雷德他从早到晚虔诚地跟上帝祈祷终于有一天上帝被他感化下了一场汉堡包雨,每个都有柏油桶那么大。
    ……这是一个多么感人的故事啊(被爆头

  6. 蓝 | URL | -

    “下柏油桶了!大家快进防空洞啊!”(咦不过这个世界有防空洞么?XDD
    出来以后一看,屋子都扁了,只有好孩子扒着柏油桶(?)在啃么?XDDDD
    会下各种雨的大陆真是太萌了!请给我一张去这个大陆的船票!TOT

  7. | URL | s5RVRKAk

    防空洞没有,司康饼垒的掩体可是大大的有!
    这就是小阿尔跟他娘相生相克之处(被拖出去打死了
    小喵要小心喔这个大陆它什么雨都会下,因而真的是什么雨都有,比如有一次下了套套雨,全部是草莓味的(咦听上去不坏?
    ..我去死一死了

  8. 蓝 | URL | -

    套套雨!这种科学尚不能造出来的东西可真是天赐的哇吸血鬼夫妇快加紧收集!可以自用,尝厌了(?)草莓味还可以卖钱呢!(够了!!
    呜呜我真是太刷版了(逃走了

  9. 流矢 | URL | -

    跑来搅基超开心(咦

    [他还有收集麋鹿的脑袋的癖好,这些长角的漂亮的头颅在从厨房到客厅的走廊两边挂成一排,平时是睡着的,到了圣诞节就会醒过来,齐声合唱“哈利路亚”。]
    ..我觉得叔叔以前一定在眉毛卿的霍格沃茨任教过吧...?

    以及护着弟弟(真的吗)的北美双子好萌!呜呜呜呜叔叔你就这样让小肉团们上路了不会有哪里来的鹈鹕叼了他们飞走吗(...好像哪里穿越了

    以及我总觉得要是下老爷雨...一定会被太太想方设法弄死的吧?
    不过上一篇路德和小加里宁真美...掀桌我觉得诺独不错了是为毛

  10. | URL | LkZag.iM

    >喵
    没事我跟阿全天天刷……
    我都忘了这个世界盛产不出套套的设定……那么就草莓片的套套?(你够

    欢迎来搅基!(够
    叔叔他只是在享受作为国王的待遇(何?)
    北米双子不会被叼走哦有小阿尔开路XDDD叔叔他的庄稼比自己的侄子要重要=。=
    老爷雨!这个主意真棒!六寸大的老爷雨!阿诺绝对会当蝗灾来处理的!(被打爆
    谢谢夸奖=3=欢迎来搞诺独普丹XDDD(等等

  11. 全 | URL | -

    我的心被治愈了=w=!
    我喜欢为了弟弟要吃熊的阿尔TWT!兄弟要相亲相爱有吃同享嘛!(咦
    于是如果我早几百年遇见你,也许我的植物学就能过了,也许我就能上北大生科院了……(喂!)少女之发说的是苔藓吧我记得?
    然后我被哥哥鸡肚又羡慕的怨念感动了(喂
    回到家如果还能保持神志清醒就再来刷版……

  12. | URL | LkZag.iM

    抚摸了你....就算你早几百年碰见我,你的植物学还是没法过的/_
    当年我..算了我不提了=。=那个少女之发我也模糊了,太YD了不是吗=。=
    欢迎来刷版!哥他想一口气睡两个还能免费玩……当然不让他得逞!(被爆头

发表留言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gwynofar.blog126.fc2blog.us/tb.php/74-c234094e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