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01月29日 23:07

人生需要一点意义



[典露芬]

关于怎么又回到这个地方来的前因后果,他自己也说不清。俄罗斯正在岔路口的白杨树下等着他。伊万背对着风,蜷起脑袋小心翼翼地抽烟,活像一只团起来的熊。他们接着还要赶去塔林上船,远航,远航,一直驶向谁也没有到达过的海极。
他在门前的大青石上蹭干净靴底的泥,然后推门进入。屋的主人已经离开很久了,他也从没期待过里面会有什么新鲜的痕迹。到处都盖着灰,浮着一股蘑菇和水草的味。他不敢深吸气,只能像快要窒息的病人似的小口小口喘着气。他怕吸进灰尘,还有,比如说,回忆。
这些灰现在就好像是直接撒在他心腔子上的,弄得连头脑中原本十分明晰的过去都在那一刻变得遥远而模糊起来。他按着左肋跌坐下来,背脊沿着壁角擦出一道发亮的痕迹。如果有火柴的话。他脑中想的却尽是不相干的事,如果有火柴,那就看得见圣诞树,看得见死去的人了。
冷风从裂了口的窗玻璃里刮进来,撼得他骨头咯吱咯吱地响。有那么一瞬间他想过自己会不会就这样麻木地坐下去,坐到整个身子跟地面冻在一起,直到变成冰雕?但是一股苦涩的烟味扩散进来,这提醒他现在要去干正事。

俄罗斯的雪茄。

他定了定神,站起来,想与这半分真切半分虚假的过去做个象征性的告别,左脚却踢到了一小块东西。那个石子似的玩意儿撞在墙上,发出与想象中很不一致的声响,于是他蹲下身去。
是琥珀。
他认得那质地和形状,握在手中,有种自发的温热。虽然已经脏得擦不干净了,他依然将它紧紧攥在手中,就好像握着谁的心脏一样。

Suomi...
他听见有人这么叫他,然而却很迷茫。也许我的脑子出了问题?他想。之前同居的那一位并不会说芬兰语,连名字都是他半强迫地给起的。极少人知道他的本名。
他朝着门外看了一眼。俄罗斯仍旧远远地站在路口,围巾摆荡在身后,像个风向标。他继而放心地偏过头去,盯着掌心的琥珀,终于忍不住吻了上去。
他吻得嘴唇变得青紫,几乎要将自己咬出血来。眼泪止不住地从脸颊滑落下来,掉在尘土里,溅起了污垢的气息。
他知道他大约是想起了什么来,但他决计不愿承认。他从铺天盖地的回忆里只听见海潮翻涌的声音。

——在第一个夜晚,每个人的眼中都盛满粼粼的湖水和朦胧的夜光。他趴在他的胸膛上,大汗淋漓。他搞不清楚自己究竟是刚结束一场激烈运动呢,还是仅仅是从噩梦中醒来。他只记得绿眼睛的青年一遍又一遍吻着他瘦小的面颊,带着安抚的意味。他掌心里有灼人的高温,还有脉搏,像潮汐一样有力。
他说,Suomi,我的波罗的海之心。



[奥神罗]


(《这个杀手不太冷》PARO)


雨后,下午三点,他提着一袋牛奶跟几个苹果上了吱嘎作响的木板楼梯。几只蛞蝓悠悠路过,想与他竞争车道,可惜体格不是对手。507的湿人穷得只能拿报纸烧茶,但头顶养的一窝麻雀却从不让它们饿着;505的厨师又在开发最新口味的曲奇饼,504的番茄农好心递给他一块手帕叠成的简易防毒面罩,被婉拒;从503的大客厅里传来噼里啪啦搓麻将的声音,他充耳不闻。
然后是502.
他在走到自己的公寓之前总会习惯性地左转,斜眼45度。502的小男孩总是一个人安静地坐在通往六楼的楼梯口上,咬着棒棒糖,今天也不例外。
他有一头黄油一样锃亮的头发,整齐地梳在脑后,还穿着背带短裤和小衬衫,两条小腿从裤筒里露出来,前后晃荡着。罗德里希走过去,蹲下身,问他要不要苹果,还说,糖吃多了会蛀牙。
“你不要告诉我爷爷。”小男孩说。
他的神色透露出微微的恳求,这是他第一次露出与这个年龄相称的神情。罗德想了想说好,然后在他手里塞了只苹果。


(中略)

"Dad, please, open the door. It's me, please."

"Is life always this hard, or just when you are a kid?"
"Always like this."

"If you win, go shopping alone, like before."
"And if you win?"
"If I win, keep me with you, for your life."

(这里全抄了……然后没了。
原著似乎更加适合英子米,坏坏的小孩子和木讷的阿爹(咦?)但是台词超适合奥神罗啊TOT(自重


留言

  1. | URL | LkZag.iM

    No title

    我也来占位待编……奥神罗TOT小杆还我命来(喂
    ===
    还是不知道说啥TOT……还是觉得回忆起阿典的阿嫁好棒> <,潮汐一样的脉搏激萌!> <,波罗的海之心TvT
    奥神罗那段,脑补了抱住绿萝跟着贵族到处奔命的小朋友> <,呜呜虽然结局显然是反了TOT……可是在楼梯上捡到(嗯,就是捡到)隔壁家的小朋友真萌!真萌!轮盘赌也真棒TOT

  2. kiri | URL | guRgTqeo

    No title

    北欧相关总是伴随着海洋和潮声的描写超级波澜壮阔动人心弦~心脏心脏……快乐王子被化掉了么><
    杀手电影难道不是法叔+子米吗(抽

  3. | URL | s5RVRKAk

    No title

    >我就不编了直接……我超喜欢那个轮盘赌啊,虽然OOC了但是换一个方式按在那两位的头上,突然就很想看了> <
    结局我也没想好> <只是突然想到这一幕,于是掰出来看看,人设什么的全部是空白,但也许真的会像电影里那样的结局也说不定,因为奥神罗的结局全都一个样,如果反一反……………………(被揍扁了
    “波罗的海之心”我全篇就想写这一句话(……)谢谢小喵TT

    >说到北欧就词穷了,这大概是毛病,讲来讲去只有海水天,不嫌弃就好(够
    快乐王子……咦我总是脑补阿普(……
    法叔+子米……听你一说,……很合的!
    其实我脑补了多个版本,比如典芬,比如英加,比如西罗马,比如奥捷……这个真是老少咸宜(拖出去揍死了

  4. 蓝 | URL | -

    No title

    求奥捷!TTOTT(你够了

  5. 全然子 | URL | -

    No title

    果然suomi這個梗太美了……
    於是我翻滾著被海浪拍死在山崖上(咦


    如果我說就那個paro原作裏的人物我只能腦補出典子芬or諾子冰會被揍麽……好吧我真是完全沒有想象力的傢伙orz嗚嗚嗚如果是鯨組的話我會死掉的嗚嗚嗚不過果然這種角色跟但那太match了……

    其實,琥珀就是回憶的實體啊,如果太過悲傷,就會不小心把手心裏的琥珀熔化,回憶的煙就跑到眼睛裏去啦。Suomi唷快點把這煙氣卷到北風裏帶走吧

  6. | URL | LkZag.iM

    No title

    >蓝
    奥捷它……难产TvT

    >全
    虽然满脑子典诺的但就是放不开阿嫁>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其实也很失败?
    回一个箭头给对方,这样虽然是妄想,但是一旦脑补起来就格外的美,尤其是他把自己当做全部的世界……总之我不说什么了,你懂的,T T
    杀手那里,一开始脑补的确实是典芬,真是太适合了,但如果典芬了恶役必然是露而我又没有把握不脑补过头……其实说到底还是因为对典----->芬这样无感吧..............

  7. 全然子 | URL | -

    No title

    拍肩,俺相當的明白……
    這箭頭丟來丟去的真麻煩(被揍
    實際上典諾這種互有所指又將錯就錯(呃找不到詞了)的危險關係(一點也不危險)就是搞的動力啊啊啊(夠了
    於是這樣的他們還是要留有一個心靈的聖域的否則怎麽能從清澈的水裏看見扭曲的倒影(喂!

  8. XI | URL | -

    No title

    典芬很美妙!奥神罗,啊奥神罗这样看起来实在很对恋童癖的胃口,有种诱拐的感觉……
    报纸烧茶真棒。

  9. | URL | s5RVRKAk

    No title

    >全
    对我来说典诺能搞出很对我胃口的少女漫来(没有这种少女漫
    所以这样就够了=w=
    在俺目前的CP观里心灵的圣域虽然狗血了一点,但却是必不可少的呀,谢谢你共鸣=3=果然是心之炮友(够

    >XI
    莱昂本身就有拐带小姑娘的嫌疑=。=以及这儿阿妈也确实看上了金发(重音)小男孩(快够
    谢谢喜欢=w=

  10. 全 | URL | -

    No title

    少女漫深深的看了你一眼,然后大喊一声“木干喏八嘎!”然后泥花带淤的泪奔了。XDDDDDDDDDDDDDDD
    我深信狗血可以治百病(拍肩)心之炮友一起碰鸡鸡!(喂!
    突然想到明明都是鸟肥啾却不能吃,但是阿冰的阿鹅却总是被设定成备用粮这是为什么呢为什么呢为什么呢……

  11. | URL | s5RVRKAk

    No title

    >我总有一天要搞个超级狗血故事,关于单身老男人阿典在马路上捡到阿诺然后同居然后被上了的故事!
    说搞就搞!(够

  12. 全 | URL | -

    No title

    你搞啊!你搞啊!我现在在办公室里看着你啊!!!
    回家骚扰你TWT

  13. 杆 | URL | -

    我一定得搞回单纯的典诺TAT他们足下永不分离TAT

发表留言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gwynofar.blog126.fc2blog.us/tb.php/65-1ed2e00e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