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听喵(中)

2009年12月29日 17:51

依然是小片段=3=
普奥/法奥/北欧
最后成文的时候顺序会有调动吧,=w=


一般说来,德国古典哲学这门课的前三排,是不太会有学生坐的。
虽然课程的名字一听就让人望而却步,不过最主要的,还是因为这门课的主讲,是基尔伯特·贝什米特教授……。
他前年吧,用竹竿代替教鞭讲解主体与客体的关系时,用力过猛,捅碎了教室顶端的幻灯放映机;
他去年吧,讲完宗教改革的历史后意犹未尽,当场走下讲台,为学生们表演了一套“玛利亚七十二路拳法”,但没控制好力道,一拳把坐在第一排的名古屋女生打出了鼻血;
他上个月吧,一边吃着冰激凌一边滔滔不绝地讲解黑格尔的辩证法,结果过于激动失手打翻了冰激凌,洒在了前排三个人的课本和一个人的头顶上:
……
所以现在每次上课,基尔伯特只能寂寞地看着前三排的空位,再继续寂寞地远望着后面几排同样寥寥无几的学生,然后寂寞地开始讲课。

但是今天,是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
基尔伯特夹着书走进教室的时候,一眼就看见了教室里长期空着的第一排的正中央,端庄地坐着一只小猫。它神情严肃地注视着黑板,看样子是来听课的。
这里有一只哲学猫!基尔伯特兴奋地想。本大爷终于帅得连猫都来听课了!桀桀桀桀!
“你上课怎么不带书呢?”
他摸摸它的小脑袋。小猫“喵呜”叫了一声,于是基尔伯特自动把这翻译成了赞美。他慷慨地把自己的大部头课本递给了它。小猫又叫了一声,基尔伯特心领神会地把书摊开,翻到要讲的那一页,再把猫放了上去。小家伙端端正正在上面坐好,身子一动也不动。
这是一只日耳曼的喵!基尔伯特十分激动。在接下来的两节课里,他口若悬河,唾沫横飞,手舞足蹈。讲解本我与非我时,他使劲拽着自己的头发,要把非我从本我里拉出来;为了演示费尔巴哈的大胡子,他把黑板擦粘到了下巴上。后排的学生惊愕地看着他们的老师比平时更加激情四射的表演,寻思着是打110呢还是120。到了快下课的时候,基尔伯特终于停下来,歇了口气,下意识地扫了一眼前排,却发现——
听课的小猫趴在他的书上,早已睡着了。毛线球似的身子蜷成一团,脑袋歪在一边。
对面的纸页上,印满了口水。

“它一开始坐在第一排正中央,只是因为,那里离暖气片最近。”

幸而基尔伯特·贝什米特教授没能发觉这个。
虽然他已经再次沉浸在了,旷古无际的悲怆里。

+++

“猫不兴穿裤子。”
弗朗西斯·波诺弗瓦咬着画笔,悠悠地说。他们的色彩教室今晚有位小客人,为了表示欢迎,他让学生们给这只小黑猫画一张全身像。
不过小家伙显然并不愿意安安分分地呆在众人视线的中央。比起给他们当免费模特儿,它更喜欢用爪子蘸着油彩印爪印玩儿。弗朗西斯只得抱起它,自己坐到椅子上。
“来,就画一张我和小猫的合影吧~”
学生们闻言,刷刷地开始动笔了。半小时之后,弗朗西斯舒展了一下坐得麻木的筋骨,站起身来,想看看他们画得怎么样了。然而一圈下来之后,他的心中俨然充满了忧伤的甜蜜。
“……你们怎么只画猫,不画我呢?”
“系主任说过了,禁止我们再画您的裸体。”
“谁裸了!你看猫不是正好遮住——”
“……那个,您的裸体包括——不管是玫瑰还是猫——总之,您懂的吧?”
……
弗朗西斯忧郁地望着学生画板上灰色的一片连背景都算不上的自己。小黑猫“哼”一声,从他怀里跳了下来,接着骄傲地抬起头,悄没声息地离开了。它的爪子在画室的地板上,留下了一路油彩。
“老师你别哭啊。”
“呜呜呜。”

+++

在解剖学教室外排队等候进门的时候,提诺发现了一只小黑猫,蹲在墙角,抬着紫色的眼睛看着他。
它从哪儿溜进来的呀?提诺这样想着,觉得放着它在外面不太好,于是把它抱了起来,跟着大部队走进教室。
解剖学教授贝瓦尔德·乌克森谢纳已经把标本箱打开,从里面拎出了一捆湿淋淋的肠子和一个黏糊糊的胃袋。离他近的几个学生忍不住捂住了鼻子。
贝瓦尔德淡淡地说:
“这东西的味道跟腌鲱鱼很像,你们也能适应的。”
周围的学生全都眼眶湿润地注视着他。

示教完大体标本,他们回到座位上。小猫乖乖的趴在提诺膝盖上,旁边坐着诺威和小冰。讲台上的贝瓦尔德撤下了挂图和幻灯,接着扶了扶眼镜。
“我需要有个男生示范一下锁骨中线的位置,你们谁愿意上来?”
台下高高地扬起了一只手。等他们转身看清了是谁之后,诺威一声叹息,扶额低下了头;贝瓦尔德的眉毛抽了抽,但没有说什么。他点头示意让对方上来。
——丁马克兴高采烈地走到了讲台上,昂首挺胸,精神抖擞。贝瓦尔德让他转过身来,面对大家,接着从衣领开始,一颗一颗解他的扣子。
台下的女生“哦~~~”一声沸腾了,十几只手机的闪光灯此起彼伏。诺威淡定地左手捂住弟弟的眼睛,右手捂住提诺的眼睛,自己面无表情地注视着讲台上公然搞基的那两个。
等到对方的上半身被脱光,贝瓦尔德便拿起红色记号笔,开始在他身上画线。丁马克一时间产生了一种自己是待宰生猪的错觉。他刚想跟台下的诺威炫耀自己身上的肌肉,却看见,提诺抱着的那只小黑猫,现在慢条斯理地爬到了戴着十字发夹的少年的头顶上,然后蹲下来,屁股朝着前方。它那毛茸茸的尾巴垂下来,晃啊晃的,正好挡住了诺威的视线。

光溜溜的丁马克不禁内牛满面。


+++


留言

  1. 蓝 | URL | -

    No title

    哈哈哈这次也萌爆了XDDDDDDDDDD!
    日耳曼的哲学猫!> <,呜呜呜我也和贝什米特教授一样感动得内牛满面了!教授请把睡着的小猫给我吧呜呜呜我所有的课本都用来接口水也是可以的……(被拖走了
    拿爪子沾油彩按爪印的贵族喵太可爱了!想起小羊肖恩里,羊妈妈把小奶羊的脑袋按到油彩里,直接用小奶羊的脑袋印图案(……)了!不过老师,那么冷的天您不冷吗?就算抱着猫是很暖和……可那也只能温暖(强制消音)而已嘛……
    公然搅基的北欧真棒!待宰生猪丁马克太可怜了XDDDDDDDD!淡定捂人眼睛的大太太真棒啊=w=!腌鲱鱼的味道……抚摸了可怜的学生们……

  2. 杆 | URL | -

    Re: No title

    捏捏小喵,基尔教授他可寂寞了……(被打死)呜呜我也想要这样的小喵接口水><
    小奶羊太可爱了><按上去还真的有个羊头露出来的><画室里是开暖气的所以请不要为弗朗西斯担心呀,系主任不想看见他的裸体画是因为随时随地都能看见Live版(被揍
    北欧的精髓在于关门NP(不要胡说八道了)丁马克身子上一会儿还要敲个印章表明接受过防疫站检验无公害无污染(你够了)
    至于那个东西的味道是我胡编的……阿糕说是硝水味儿而福尔马林它……我说不上什么味道来/_

  3. 流矢 | URL | -

    No title

    作为同样在台下的女人之一,我也高兴的举起了手机wwwwww

  4. | URL | s5RVRKAk

    No title

    呜呜牵手跟你一起加入手机大军(……

  5. 全然子 | URL | -

    No title

    我多害怕阿普回頭在bo上更新說"今天多拉o夢來聽我講課了!"(請自行腦補我常用的那張hyde臉

    求生豬蓋印的後半段(咦

    “以下都是哀悼波諾弗瓦如凋零的玫瑰般融入灰色背景的人生的話。”

  6. 杆 | URL | -

    Re: No title

    哈哈哈阿全快去写一个阿普日记!!!!!!!!!快去写!哈哈哈哈
    生猪检疫的后半段请你自力更生!!!(被揍
    哥哥他的人生可明媚了就算是灰色的……不不不哥哥他的人生可明媚了(你够了

发表留言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gwynofar.blog126.fc2blog.us/tb.php/50-940b97b3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