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处文摘

2009年12月25日 23:19

Rostropovich fought for art without borders, freedom of speech, and democratic values, resulting in harassment from the Soviet regime. An early example was in 1948, when he was a student at the Moscow Conservatory. In response to the 10 February, 1948 decree on so-called 'formalist' composers, his teacher Dmitri Shostakovich was dismissed from his professorships in Leningrad and Moscow; the then 21-year-old Rostropovich quit the Conservatory, dropping out in protest. In 1970, Rostropovich sheltered Aleksandr Solzhenitsyn, who otherwise would have had nowhere to go, in his own home. His friendship with Solzhenitsyn and his support for dissidents led to official disgrace in the early 1970s. As a result, Rostropovich was restricted from foreign touring, as was his wife, soprano Galina Vishnevskaya, and he was sent on a recital tour of small towns in Siberia.



熊先生毕竟是一位母亲,她只是不知道怎样爱自己的孩子。
不过这话更加适合自己这边吧。熊先生的话,有酒有肉有暖气就可以洗洗滚床单了(已经不知道跑题跑到哪里去了……

《留声机》上这样说:

“……我们交谈所在的起居室墙上几乎被名匠的精美绘画铺满,其中包括谢洛夫为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所作的一幅未完成肖像。‘这些画全是俄罗斯画家的作品’,他做了一个豪爽的手势,似乎想表明这样才有回到俄罗斯,回到家里的感觉。”

“……‘魏因贝格(Mieczyslaw Weinberg)为我创作了一首奏鸣曲和一首协奏曲。他曾被投入监狱,而他妻子是被苏联当局秘密谋杀的著名犹太演员、导演米霍埃尔斯(Mikhoels)的女儿。魏因贝格入狱后,为了不把别人牵扯进来,她走在街上从来不跟熟人打招呼。我受不了这个,便冲上去亲吻她。’”

“……‘那次演奏永远不可能从我的记忆中抹去,那场音乐会的分分秒秒都铭刻在我心底!布拉格是我一生最喜爱的城市。我觉得我也被坦克碾碎了。那天,所有的人都说我不该在音乐会上拉琴,说恐怕我无法演奏,但我对加林娜说,我必须登台,必须演奏。我希望公众理解我的心情。加林娜很紧张。当时有大约一万人举着标语牌声嘶力竭地抗议。当我坐到舞台上的时候,台下的观众高喊‘滚回家去,滚回狗窝去!’我演奏德沃夏克的时候潸然泪下,因为我的双眼透过音乐感受到了压抑的空气。’……”

顺便在德国的黑森州的克罗伯格,有罗斯特罗波维奇老爷爷的纪念碑,那里在20世纪前,是阿普的威斯巴登的行政区。

+++

听课笔记中存了好几位奥地利动物行为学家/神经生物学家/心理学家的资料。
比如那位鹅妈妈,康拉德·劳伦兹,最近才知道他是维也纳人,老头子养了很多小鹅,来研究动物的印随行为。结果,在他的记录里,“一只小公鹅对他产生了求偶行为,并且对任何靠近他的同类都采取了攻击行动”……
所以阿妈你才是动物之友吧……

+++

哈洛做过一个备受争议甚至责难的实验:他将刚出生的小猴从妈妈身边抱走,关在一间屋子里,里面预先放好了两只用铁丝做的猴子,一只上面固定了奶瓶,另一只外面包被着软和的毛巾。原本以为小猴子会“有奶便是娘”,结果小猴子只在肚子饿的时候到“铁丝母亲”那里喝奶,其余的时候都依偎着“毛巾母亲”,因为这让它温暖。哈洛以此说明了母亲在动物幼年时期,是以“温暖的怀抱”让幼崽们产生安全感的。
插一句,被母亲拥抱的时候是最放松的时候。这个表述虽然过于文学性了,却很能说明问题。
哈洛的实验还不算完。他在“毛巾母亲”的身上设置了消极刺激,可能是电击可能是灼烧可能是巨响可能是冷水,不定时产生,这就是“恶母”。当小猴子依偎在“恶母”怀中的时候,它会突然给它这么一个刺激,小猴子尽管疼得哇哇大叫,从“恶母”身边逃开,但很快又会回来,继续依偎在“恶母”身边,不管怎样都不能把彻底它赶走。
再插一句,当年有一群心理系的学生参观了哈洛的动物行为实验室,发现里面的猴子,全部都疯了。


留言

  1. | |

    只限管理员阅览

    此留言只限管理员阅览

  2. 杆 | URL | -

    Re: No title

    是的,捏捏,写那个的时候我满脑子的都是哈洛的这个实验><被剥夺掉拥抱和触摸的机会真的非常、非常可怕><

  3. skyhiker | URL | -

    No title

    指向性很明显(大笑)
    那个可怕的实验我曾经在别的地方看过更加煽情些的描述,当时感觉全身的血唰一下都冲到头顶了。

    云咩以前推荐过一本书《论自杀》,里面讲到奥地利的精神病率是德意志各邦里最高的……好像欧洲也只有大太太比他高?所以说弗洛伊德出现在奥地利真是很自然的OTL
    另外,最初的著名心理学家们大都是GAS三国的嘛XDDD

  4. | URL | s5RVRKAk

    No title

    嗯,贵族的这个事迹(……)我也听说过,稍微有点无法想象><
    不过他家的心理学家可真是多XDDD
    那个实验我是在去年一门社会心理学上听到了详尽的描述……从此难以忘怀ojz自这个实验之后动物人道主义组织就开始下手了吧……做病人被试的时候需要伦理委员会一审再审,不知道现在做动物的有没有好一点……

  5. 流矢 | URL | -

    No title

    果然我就觉得理工科只有结合人文的时候最美了...(摸下巴

  6. | URL | s5RVRKAk

    No title

    捏捏,有这么句话,没有科学世界不会进步,没有诗歌世界将会毁灭。
    (没有这句话……

  7. XI | URL | -

    No title

    劳伦斯爷爷是萌之神!所罗门王的指环当年震得我满地打滚都无法表达万一之爱
    另外说哈洛是坏人。嗯。

  8. | URL | s5RVRKAk

    No title

    劳伦斯爷爷是心之故乡!TOT
    哈洛……虽然他建立了那个理论吧但是心情真是复杂/_

发表留言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gwynofar.blog126.fc2blog.us/tb.php/47-e318a4f3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