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神罗] Figlio Perduto

2009年12月19日 16:02

*Figlio Perduto: 丢失的孩子。
*本家没有给神罗设定名字,这里暂时把他叫做奥托,随贵族姓。
*跟之前的《小鸟和玫瑰》……是同一个系列的短打。不过那篇太长了,所以单独放了出来。
*歌词另发。
*因为是同一个系列的……所以慎入。><





[奥神罗] Figlio Perduto



“姓名?”
“奥托·克里斯蒂安·埃德尔斯坦。”
“年龄?”
“6岁。”
“瞳色?”
“蓝的……不,不是,是那种,新鲜的,矢车菊的颜色。”
粗眉毛的警官对这不合时宜的抒情皱了皱眉,但并没有说什么。他简单地在登记表上写了几笔,又抬起头,望向年轻的监护人。
“那么,来说说具体情况吧,埃德尔斯坦先生?”
“我的儿子,”报案人简短地说,“昨晚,不见了。”
他能感到警官在仔细端详着他,然而这并没有什么。褐发青年的脸仿佛被一种能擦除所有表情的药水浸泡过,上面一切沟壑和起伏都消失了,只剩下毫无意义的平静。毫无意义。亚瑟烦躁地想,打从一开始起他就该注意到的,对方正在把自己的事,当做旁白来念。
他就是有这样的本事。他想。并且小心地使自己不要露出了然于心的表情。但这其实也无关紧要,因为罗德里希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自己。他已经注意不到别的事了。
“对不起——但是能告诉我细节吗?”
罗德里希·埃德尔斯坦垂下眼睛,似乎是冥想了一会儿,等他再抬起头的时候,整张脸蒙上了一层抑郁平坦的灰色,使得那之后的神情更加难以捉摸。
“我是一名眼科医生,正如您所看见的那样。”他平静地说,“我在菲尔施陶尔大街112号有自己的诊所。奥托,我的孩子,身体从小就不好。昨天下午他发起了高烧。虽然我一直给他用温水擦身,但到了晚上,体温还是逼近了40摄氏度。所以我开车把他带去综合医院。
“昨晚下着雨,您知道,在波茨莱恩大街的十字路口我们被堵着了。他在儿童座上,只是说冷,还咳出了血泡泡。我想到可能是急性肺炎——对他这个年龄的小孩子来讲是要命的。”
“……可我们遇到了四个红灯。”这位年轻的父亲终于露出一点颓废的姿态——垂下头,用手掌捂住了眼睛,轻声说,“四个红灯,先生,我的车跑不过死神……”
他在说出“死神”这个词的时候尾音里带上了奇怪的哭腔,但很快又化为微弱的自言自语:
“也许我当时应该直接叫十字急救联盟的人过来……他们很擅长闯红灯。谁知道呢……”
虽然感到尴尬,亚瑟还是不得不咳嗽一声,打断他。
“但是,您刚才说他不见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然后他就不见了。”
“不见了?”
“是的。”他坐直了身子,先前那股悲恸的神色烟消云散,又变作不带任何感情的独白,“我在医院的停车场下车的时候,他已经不在儿童座上了。”
“什么?”
“不在了。您能理解吗?”他薄薄的唇角轻轻勾了勾,匪夷所思地浮出一丝微笑,“我的儿子已经不在了。就在几分钟前他还跟我说过话,说‘爸爸,好冷’什么的……而我下车去看的时候,他已经被我弄丢了。”
“……”
亚瑟开始怀疑起眼前的报案人是否有健全的神智来。他停下笔,双手交叠在下巴上,凝视着他。
“埃德尔斯坦先生,虽然再回忆一遍对你来说很痛苦,但能否请您明确地告诉我,您的儿子究竟怎么了?”
“丢了。”
“丢了?还活着吗?”
出人意料地,罗德里希又摇摇头。
“不,他确实是死了。我把他的灵魂弄丢了,丢在开车的路上。我总是在想,有四个红灯,他的灵魂,究竟是在哪一个十字路口上被带走的呢。”
他开始露出一种恍惚的表情。年轻的警官觉得自己的耐心快要用完了。他“啪”地合上记事本,郑重其事地说:
“对不起,我知道您心里很难受,对您孩子的死,我感到很遗憾,但是您来这儿我们也没法帮上忙……”
“能。”
对方冷不丁冒出了这个词,亚瑟征了一下,趁着这个当儿,他又喋喋不休说下去了:
“我把他抱进候诊大厅——那时候他的身体还是热的,有很多人在排队。我也不知道我该做什么,只是觉得自己应该跟着排队,但抱着他并不太好——那么拥挤,我就把他放到母婴室里了。等我把值班的儿科医生叫来的时候,他已经不在了。”
“不在了?”
亚瑟机械地重复道,他只觉得头痛欲裂,对话在不知不觉中又滑进了先前的循环。
“你是说——孩子的遗体?”
罗德里希皱了皱眉。
“是的,我儿子的——躯体。母婴室没有监控录像,而外面的监控里只有我抱他进去的部分。综合医院已经报警了,但我觉得自己还是亲自应该过来找一下你们。”
他闭上嘴,结束了冗长的叙述。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亚瑟的大脑在经历数个分秒的空白之后,终于找回了自己的逻辑。
疯子。他恍然大悟,审视着对方的眼神终于也开始变得焦躁起来,而这其中究竟有没有混杂了同情与悲悯,他自己也说不上来。罗德里希依然是一副神游天外的样子,那双紫色的眼睛里,却不知何时溢出了泪水。
他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失态,哭泣的时候连表情都没有变一下。眼泪顺着脸颊慢慢滚到笔挺的衣领上,亚瑟犹豫着要不要别过脸去,而他只是安静地注视着前方,像一尊悲伤的蜡像。
良久,他朝他递出一块手帕。他没有动。
“综合医院的案子已经在我们这儿报过了,”亚瑟一字一句地说,“对您的遭遇我很同情,我们会努力找回您的孩子的。”
他率先站起身。罗德里希终于被唤醒了,看他的样子,似乎还想再坐一会儿,但警官伸出手,礼貌地做出了送客的姿态。他不得不也跟着起身。
“真对不起,我有点失态了。”
他没有擦去眼泪,只是低声道歉。
“我想我的灵魂,有一部分也跟着飞走了。”
虔诚的、年轻的父亲低下头,在胸前画了一个十字。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亚瑟先关上办公室的门,然后拨通了一个电话。
“是我。”
“对,他今天又来了。”
他心不在焉地把玩着手里的圆珠笔。
“还是老样子。不过他总算记得出门把衣服烫一下了,这是恢复的迹象吗?”
“……是的,老样子,他的记忆还是只停留在儿子死去的那天。您说是那次车祸对他的大脑造成了永久性的损伤,不过我觉得您最好再检查一下他的额前叶,他好像还有一定程度的失语症,您知道……他没法准确地表达自己的意思,我怀疑……”
“对,说服他接受检查会很困难……一年了,他每天都过来报案,幸亏您跟我们打过招呼……不,我没有别的意思,我知道这是治疗计划的一部分,但这样未免太久了……对了,那个孩子的遗体,综合医院最近有消息吗?虽然我知道那里搬迁很久了。”
对方一下子喋喋不休说了一大段,亚瑟只是皱起了眉。
“……入院记录和病程记录都不见了?所以也就是还是没有下落?……我知道,小孩子的身体,不会很大,不过那个偷走尸体的人,还真是……”
他停了下来,不晓得下面该接上什么词,想了想,又换了一种口气。
“今天……他哭了。”
他心不在焉地想起了罗德里希哭泣时一直望着的方向,于是回头张望了过去。
大幅面的上个月的挂历,挂在墙上没有翻过去。一片蔚蓝的矢车菊花海盛放在里面,远远看去,就像是从纸页上长出来似的。


罗德里希回到了自己的家。
诊所冷清清空荡荡的,已经停业很久了,但里面依然收拾得干干净净一丝不苟,一年前助理留下的字条依然放在帐台上,就好像上午才刚刚关门。
他脱掉外套,径直走进书房,打开了顶灯。这也是他一年以来每天回家都会做的事。在深红色樱桃木书橱旁边,有一个透明的立式铝合金标本柜,通常用来堆放废弃的模型,不过现在,里面用钢丝支架固定着一具小小的、灰色的骷髅。
从颅骨跟四肢骨的比例来看,可以判断出这是一具儿童的骨架。软骨的部分已经腐蚀干净,用黑色的铁丝代替。他立在它的面前,打开了标本柜底座的灯,于是自那骷髅嶙峋的脚底,突然发散出明亮的、白色的光来。
“爸爸找到你了。”
他注视着那个失去的孩子,涣散的眼神逐渐变得柔软而坚韧。
“没事了,我在这儿,所以没事了。”
我不会再丢下你了。


外面响起了敲门声。他关了灯,走出去开门。


finito.


留言

  1. 全然子 | URL | -

    No title

    喪子之殤啊
    天氣陰冷,但回憶總是溫潤的,像摩耳甫斯的耳語一樣

  2. | URL | s5RVRKAk

    No title

    呜呜如此正经的阿全让我流泪了(被打死

  3. skyhiker | URL | -

    No title

    小杆你知道吗小鸟和玫瑰的那档子事我可一直没有原谅你呢wwww

    顺便跑一下题:写我自己的那篇文的时候觉得,壁柜里放着孩子的骷髅的罗德和地下室里放着大哥的尸体的路德(以及把铁十字埋在花盆里的路德)真是……很配啊囧TL
    ……于是姑且祝福这心里怀着过于沉重的历史的两人,能彼此见证今后的平淡漫长的人生。

  4. | |

    只限管理员阅览

    此留言只限管理员阅览

  5. | URL | s5RVRKAk

    No title

    >我错了那是我的黑历史呜呜呜那篇还完全没有进入死厨的状态,把角色都写歪了,非常对不起阿西和阿普和熊先生呜呜呜(死
    我也记得你的地下室……整个人都凉了,从头凉到尾,TT虽然他俩是某种意义上的相似,但还是大家快乐的活着比较好呐。
    一想到他们的TAG是“已消失的国家”,就……完全不会说话了,TT

    >摸摸,确实是雪窗,老爷爷背着女儿,“她那幼小的灵魂,究竟是哪一段路上飞走的呢?”
    我也很喜欢祥林嫂mode on的贵族(被打死),他很容易稀里糊涂地执着某样东西,稀里糊涂的,在这点上阿西比他理智,但是他抖S起来也是不得了的……他俩处在同一个极端,因为到底流着日耳曼的血,谁也说不了谁……结尾倒是开放式的,但是自己也说不好到底该怎么办,所以见仁见智吧(……
    抱抱><

  6. 云咩@大量出没中 | URL | -

    No title

    又萌又虐地内牛满面……TAT
    阿杆这个父子设定好萌呢于是蒙面伸爪子偷走趴罗(喂!
    感动得不知道说啥子好了55555

  7. | URL | s5RVRKAk

    No title

    捏了蒙面失败的云咩XDDD
    请拿走吧呜呜呜这个危险的东西TAT谢谢你觉得萌><抱一下

  8. 全然子 | URL | -

    No title

    涕淚縱橫的等著雲咩趴裸出一些啥來餵食咱們TTA.TT

    同喜歡祥林嫂mode on的貴族,阿毛嗚嗚嗚嗚……
    因為想法老多老多的所以翻滾著回去了(被揍

发表留言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gwynofar.blog126.fc2blog.us/tb.php/44-9bcf6610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