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16日 16:51

我无法将我的祖国拟做一个人去爱。我自己总是免不了要想,她太大了,太深厚了,太复杂了,我生活在她的里面,虽然算不上洞悉,但她的内涵绝非可以简单地用人格来概括。
她在哪里?她是谁?她是什么?她怎样看待她的子民?她怎样对待她的邻居?她是一盘散沙,她的影子分散在这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每一寸土地上,她从喜马拉雅山上走来,她从历史中走来,她无处不在,但她哪儿都找寻不见。她是一股高度概括的精神,对她的爱高高悬于这尘世之上,简直要幻化成没有形体的虚空。
对我而言,保持敬意和爱意的最好方法,就是不再触及这些秘密的核心,不把它们当作脑补的材料,而这只是我自己的事,与他人无关。


留言

  1. 全然干 | URL | -

    No title

    基於相仿的理由我也選擇遠離了亞細亞圈子不去搞,畢竟所謂的“近君情怯”我還是深信不疑的。有時候太清澈果然還是太痛徹了

  2. | URL | s5RVRKAk

    No title

    是啊,对俺这样鸵鸟体质的人,不去碰是最安全的了...

  3. 全然干 | URL | -

    No title

    我只是觉得人多的地方必定不安全(喷

  4. 云咩@大量出没中 | URL | -

    No title

    我只是觉得别人家黑历史挖着不心疼……(默默扭头)
    毕竟我的历史观比较反人类...(抱头泪蹲

  5. | URL | s5RVRKAk

    No title

    揉捏,因为自家的直接沾在疮疤上,离得近,碰着疼啊
    反人类的史观……抚摸抚摸,收着点,别露出来就好了哇XDDD(揍死

发表留言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gwynofar.blog126.fc2blog.us/tb.php/38-8a3f14fd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