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子米|the forest

2010年06月16日 16:22

「魔法森林」

[英子米] the forest


亚瑟给阿尔挤牙膏。五岁的孩子,还够不到流理台,只能对着小脸盆刷,还要防他把漱口水喝下去。
牙膏有三种形状,三叶草,四瓣花,五角星。有粉的绿的蓝的。阿尔最喜欢泡泡糖口味,每次都能咕噜咕噜喝好多漱口水。他还能喝洗澡水,沐浴露是香草奶油味的,他就叼着海绵在浴缸里划水,每次洗澡都能湿一地板,亚瑟恨不得把他变成一只小鸽子,直接捆起来丢水龙头底下冲。
亚瑟是个魔法师。魔法师和他的小鸽子住在二室一厅的小公寓里,出门左拐是幼儿园,右拐是菜市场,一条绿油油的小河绕过屋后,汇入远方的大海。蓝蓝的天白白的云,开太阳的时候,公寓的小阳台里就晒满白花花的床单和内裤。阿尔弗雷德从小的理想是当世界级的HERO,他每晚都在被窝里画地图。
他们家的伙食说不上多么人间美味。亚瑟•柯克兰擅长给人放毒下咒使绊用蛊总之杀人放火无恶不作,无奈对待食材却总是下不了手。而阿尔弗雷德,他在这方面也是个天才,打从半岁起他就能靠煮得半生不熟的胡萝卜糊糊度日啦,长出奶牙后,为了防止魔法师每次做饭都把厨房变成废墟,他更是养成了生吃鸡蛋牛肉的好习惯。
他们养过一只狗和两只猫,统统因为三番五次的食物中毒而离家出走。后来阿尔就养一缸金鱼和一只乌龟,它们不吃东西,它们只晒太阳,乌龟像长满青苔的石头,金鱼就是旁边的大喇叭花。他们在阳台上种花,有红色和蓝色的牵牛花,一到夏天就爬满整扇窗,长得密密麻麻,阳光都透不进来。
他们家对面住着法国厨师和他的小水獭。那一家在阳台上种的是爬山虎和紫藤。两个孩子从小的梦想是有朝一日两边的植物能够爬到一起,在两幢公寓楼之间连成绿色的桥。读了《热带雨林大冒险》之后,阿尔还想在卧室里种大榕树和宽叶子的百岁兰,这样一觉醒来就睡在森林里啦。不过他刚来得及把空花盆里的土沿着墙根撒一圈,就被有洁癖的魔法师痛骂了一顿。
那年冬天格外冷。有一天,阿尔哭哭啼啼把亚瑟叫了过去。
“乌龟死掉了。”他抽抽搭搭地说。
“哦。”
亚瑟拍拍孩子的脑袋,然后用拐杖指了指地板上已经变得僵硬的乌龟。
啪。乌龟变成了一只绿色的小纸船。魔法师拾起小船,牵着他的小手下了楼,把船小心翼翼地放进了那条小河里。
晚风柔软地吹过沙滩。纸船在湍流里打了个转,很快就漂得看不见了。
“它回去了。”魔法师眺望着暮霭笼罩下的河堤,“说再见吧。”
小阿尔冲着夕阳使劲挥手。


***


魔法师老了。
疗养院的护士把阿尔找来的时候他还不情不愿。自从五年前他们大吵一架,他一气之下摔门出走之后,他们就再没联系过。魔法师软焉焉地躺在老头摇椅上,他已经没法举起拐杖敲他头啦,他现在用扫帚生的火还不够煮熟一个鸡蛋。那双无光的绿眼睛,只有在看到阿尔的金发的时候闪了一下,很快又黯淡下去。
不管怎样,他还是接下了看护的任务,回到了多年未归的房子里。护士说病人的情绪很糟,需要静养,因为年龄的关系,魔力已经消失得差不多了,务比不要让他遭受挫败感,等等等。阿尔在上大学,每天打两份工,现在为了照顾病人,辞了半夜做值班保安的那一份。亚瑟•柯克兰丝毫不知道感恩,他素来暴躁又阴沉,如今两人的关系更是雪上加霜。他把脏衣服随地乱扔,把刚煮好的意粉泼到墙上,当着阿尔的面砰地关上卧室门让他滚,他不想看到他。
然而阿尔弗雷德怎么可能滚。他知道他们之间毛病出在哪儿,他并不想为此道歉。偶尔他也能找到报复的机会。有一天,他在自己房间边放重金属边写作业,这时响起了敲门声。他去开门。
他看见亚瑟拄着拐杖站在门口,竟是微笑着的,他的绿眼睛里有着这些天来都未曾浮现出的温柔。
“可以像过去那样,跟我喝杯下午茶吗?”
他彬彬有礼地邀请道。阿尔故意把音响开到最大。震耳欲聋的电吉他盖过了亚瑟关门的声音。

那年圣诞节,他与同学出去喝了通宵。回来的时候他先是惊讶,进而怒气冲天。醉醺醺的魔法师脱得只剩裤衩,抱着一个大瓦罐,嘴里唱着不成调的歌,往墙根来回撒土。他就像是一夜之间返老还童,疯疯癫癫,墙上,地板上,家具上,到处都是他黑乎乎的泥脚印。
他终于爆发了,“你他妈到底在干什么?!”他吼道。
“我在施魔法。”虚弱的魔法师傻笑着说,“你不是一直想让房间里长出大森林吗?”
阿尔突然焉了。像一个大气球被扎了一针。

他从文具店里买来颜料和画笔,又买了牛奶和安定片。他设法躲开亚瑟的拐杖,把拳打脚踢的他架到自己的房间睡下。接着他开工了。他从书柜里找出所有植物画册,把报纸铺在床单和地板上,他把椅子搭成梯子,从雪白的墙角开始,往天花板画画。绿色的藤萝从墙根长出来了,紫色的星星点缀其中,他画了一丛又一丛的牵牛和爬山虎,歪歪斜斜,五光十色。小金鱼在墙壁上游泳,从卫生间里,游到了阳台,就像一朵朵金色的火烧云。
接近凌晨的时候他完工了。他把熟睡的魔法师抱回房间,让他躺好,接着喊醒他。
“看,亚瑟!”他堆出了满脸的兴奋冲他喊,“你的魔法成功了!多漂亮!”
魔法师躺在枕头上,茫然地眨眨眼,“啊,是的。”满墙的枝叶落在了他眼中,“真漂亮。你喜欢吗?”
“……嗯。”他没有想到他会这么问。年迈的魔法师看起来心情很好,他双目炯炯,写满兴奋,甚至都没有注意到阿尔身上全是油彩。
“真好,”他重复道,“真好。”
他疲惫地闭上眼,不再呼吸了。
阿尔愣了一会儿,然后弯下腰,很慢很慢地,把头埋进了亚瑟沉睡的臂弯。他闻到满屋子的树叶的清香。
啪嗒,啪嗒。雨点打在窗户上。
全世界都在哭。

END.


留言

    发表留言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gwynofar.blog126.fc2blog.us/tb.php/102-45826ccc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